WP Menubar error: Folder /var/www/vhosts/kpchan.com/httpdocs/wp-content/plugins/menubar/templates/inove not found!

聯席事務委員會考察粵港澳大灣區 (2018/4/20-2018/4/22)

聯席事務委員會考察粵港澳大灣區 (2018/4/20-2018/4/22)

觀看全文

就退休保障政策提出質詢‌

觀看全文

就共建粵港澳大灣區議案發言

就共建粵港澳大灣區議案發言

觀看全文

就共建粵港澳大灣區議案發言

主席:

1)立法會議員早前去咗大灣區考察,其實大家早已聽聞內地創技發展一日千里,而家親眼見到感受都好深!今次考察所見所聞,如果講尖端科技,有東莞嘅「散裂中子源」項目,講金融科技有深圳嘅微眾銀行,講民生科技有深圳嘅智能交通指揮中心。我相信大家參觀後都會同意,香港必須急起直追。

2)我相信,粵港澳大灣區將會成為香港發展嘅新引擎,成為本港嘅新出路。事實上,香港經濟嚴重傾斜於金融及地產業,表面上香港仍然好風光,但本地市場日益狹窄,實際係一直食緊老本,競爭力不進則退,最近,香港已經失去競爭力榜首嘅地位,被美國超越,正好為我哋敲響警鐘。面對被嚴重扭曲嘅經濟結構,香港社會承擔著唔少惡果,特別係青年人無上游機會嘅問題,要解決呢啲問題,我哋一定要為港開拓更廣闊嘅前路,而大灣區嘅發展勢必成為香港未來經濟增長嘅重要動力。

3)另一方面,喺互聯網嘅時代,市場已經無地域限制,我哋銷售及服務對象已經唔再局限於本地,而係可以放大到大灣區嘅城市,令到香港嘅商機可以幾何級數咁上升,發展潛力十分鉅大。同時,港珠澳大橋及高鐵相繼落成,建構成1.5小時生活圈,香港無論喺市場上、或生活上,已經可以放眼大灣區各個城市,我哋唔可以再畫地為牢,必須盡快投入大灣區嘅發展中,如果我哋繼續將呢一切視而不見,繼續只係依靠規模有限嘅本地市場,香港難免會陷入邊緣化嘅危機。

4)事實上,香港係國際金融同商業中心,有大量專業人才,可以為大灣區各城市提供金融及商業服務,包括協助區內創科企業融資或進軍海外,令本港金融業能夠進一步做大做強,我哋亦可以透過區內創科企業嘅協助,發展我哋嘅金融科技,以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嘅地位。另外,香港科技人才缺乏,但廣州大學城有30萬大專學生,各類人才齊備,肯定能有助推動本港發展創科產業,將科研成果轉化成產品,為本港年青人製造更多創科職位。

5)目前,中央即將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我哋正期待中央推出措施,為本港企業及專業人士拆牆鬆綁,協助佢哋進入大灣區發展,同時為香港市民提供便利措施,協助港人到大灣區生活、升學、就業及創業。我相信特區政府已經做好準備,亦有好多企業磨拳擦掌,準備大展拳腳,但有一點我相信值得大家注意,大灣區會發展會加增區內市民交流機會,本港有唔少市民,特別係青年人由於過去較少機會到國內,可能對內地嘅生活文化唔習慣,或者有啲誤解,甚至被人誤導,可能會有抗拒嘅心態,政府實在需要多做功夫,做多啲解釋及宣傳嘅工作,但我相信,當佢哋有機會去到大灣區,了解當地嘅發展情況,就會知道大灣區機遇處處,真係海闊天空,自然消除好多不必要嘅誤解。

6)最後,我想講吓保險業界對大灣區嘅期望。保險業界亦希望能進入區內發展,業界希望政府能向中央爭取,容許在港註冊嘅公司可以在大灣區擁有國民待遇,降低進入門檻,成立全資嘅保險公司,可以在大灣區內開業。如果建議得到落實,本港嘅保險業將會有鉅大嘅發展空間。

7)另外,香港保險業聯會亦提出咗「大灣區醫保通」計劃,建議容許香港或區內嘅保險公司,喺大灣區內透過互聯網向區內居民銷售合規嘅醫療及危疾保險,呢個計劃可以由香港保險業聯會成立電子平台,供區內居民選擇合適嘅保險產品。保險公司更加可以同區內優質醫院結成聯盟,為投保者提供一站式醫療服務。計劃建議,先以香港市場單向試行,當平台運作成熟後,再擴大至雙向運作,屆時亦可以將醫保通推展到大灣區以外嘅地區,特別係較偏遠嘅城鄉,等更多居民受惠。

8)呢個計劃嘅好處,係交易透過電子平台處理,能夠妥善處理資金跨境流動嘅問題,無須擔心有人利用保險嚟走資,產品亦受到香港法例嘅保障。而且,醫保通係採用電子平台,大部份嘅手續程序,包括投保、申報、索償、理賠、交保費等,都可以網上辦理,有助推動本港保險科技嘅發展。保險業界相信,呢個計劃能夠配合國家嘅發展策略,亦可以惠及區內嘅居民,更有助推動業界發展,係一個多贏嘅方案。

發表日期:2018-5-31

就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成員提取權益提出書面質詢

現時,強制性公積金計劃(“強積金計劃”)成員在退休或提早退休時,可選擇分期或一筆過提取其強積金帳戶中的強積金累算權益(“權益”)。在2016及2017年以退休或提早退休為理由提取權益的強積金計劃成員當中,絕大部分(99%)選擇一筆過提取權益(個案數目有192 874宗,涉款總額158.84億元),而只有1%選擇分期提取權益(個案數目有2 169宗,涉款總額2.85億元)。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是否知悉,過去兩年每年年滿65歲的強積金計劃成員當中,至今未有提取任何權益的人數及百分比為何;
(二) 是否知悉,過去3年有多少名一筆過提取權益的強積金計劃成員所收取的款額,少於其本人及其僱主歷年所作出供款的總和;及
(三) 鑒於強積金計劃成員於65歲退休後一般尚有多年退休生活,政府會否考慮推出措施鼓勵即將退休的人士,把其權益中未有即時用途的部分保留在其強積金帳戶以作投資增值,以期在晚年有更充裕的資金應付所需,從而達到設立強積金制度的原意?

答覆:
主席:

就陳議員的提問, 現回覆如下-
(一) 截 至 2015年12月底及2016年12月底1, 65歲或以上的強制性公積金( “強積金”)計劃成員的帳戶數目分別為128 000個及151 000個, 相關帳戶涉及的強積金累算權益結餘分別約為74.7億元及88.7億元。以上數字包括達到65歲但從未提取其強積金累算權益的帳戶,以及曾經提取部分強積金累算權益的帳戶。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 “積金局”)沒有備存達到65歲符合資格提取強積金而從未提取其強積金累算權益的計劃成員的數字及百分比的資料。

(二) 積 金 局 沒 有備存強積金計劃成員的供款、其投資回報及累算權益結餘等資料。強 積金是一個強制性制度, 僱主及僱員每月均須作出供款。強積金的回報具有複息效應,一般而言,投資年期越長,累積資產越多,計劃成員的強積金累算權益應日漸增長。當然,實際情況取決於有關計劃成員在整個累積期間所作的投資決定。事實上,強積金制度的總資產值,由2001年12月31日( 即制度實施1年後)的約360億元,大幅增加超過22倍至2017年12月31日( 即制度實施17年後) 的8,435億元, 當中約2,674億元是扣除了收費和開支的淨回報, 佔總資產差不
多三分一。2000年12至2017年12月的年率化回報是4.8%,高於同期1.8%的通脹率。

(三) 爲 計 劃 成 員提供更靈活的提取累算權益選擇,利便他們更好地籌劃及管理強積金累算權益,以應付退休後的生活所需,我們已於2016年推行以分期形式提取強積金,當計劃成員在退休或提早退休時,除可一筆過提取強積金外,亦可選擇以分期形式提取強積金。保留在強積金計劃內的累算權益將繼續投資。積金局 不時提醒計劃成員,退休時如果不急於使用其強積金累算權益,可考慮保存在個人帳戶,繼續滾存及投資, 及後才按需要提取。

計劃成員應該因應其個人情況及需要,決定是否選擇分階段提取強積金累算權益,以及提取的次數及每次的金額。

發表日期:2018-5-9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