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席事務委員會考察粵港澳大灣區(2018.04.20-2018.04.22)

聯席事務委員會考察粵港澳大灣區(2018.04.20-2018.04.22)

觀看全文

就退休保障政策提出質詢‌

觀看全文

全方位支援60歲至64歲長者發言

全方位支援60歲至64歲長者發言

觀看全文

列車車廂及鐵路站的空氣質素書面質詢

鐵路是市民長期使用的主要公共交通工具。去年公布的一項大學研究結果顯示,(i)在列車車門打開時,車門附近空氣中的微細懸浮粒子的濃度會飆升,以及(ii)該等粒子含金屬,經呼吸進入肺部後可引致呼吸系統及心血管的疾病,甚至肺癌。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現時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就列車車廂及鐵路站的空氣質素進行定期檢測的時間表及其他詳情,以及從該等檢測所得的最新空氣污染物濃度水平為何;
(二)是否知悉,過去3年港鐵公司有否就如何降低列車車廂及鐵路站的空氣污染物濃度水平進行研究;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鑒於港鐵公司目前根據環境保護署在2003年發出的《管理空調公共運輸設施內空氣質素專業守則—鐵路》監察鐵路設施的空氣質素,該署自2003年以來有否更新該守則;如否,何時會更新該守則?

答覆:

主席:就陳健波議員的提問,經諮詢環境保護署(環保署)及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後,現答覆如下:

(一)及(二)環保署在2003年發出《管理空調公共運輸設施內空氣質素專業守則—鐵路(專業守則2/03)》(《專業守則》),協助鐵路營辦商監督及管理其設施內的空氣質素。根據現行的《專業守則》,要達致及維持良好的空氣質素,鐵路營辦商須確保其設施內的空氣流通,而設施內是否通風良好則以二氧化碳濃度作為監測指標。此外,鐵路營辦商須設立機制及行動計劃,以達致及維持良好的室內空氣質素。港鐵公司作為鐵路營辦商,一直按照《專業守則》管理其設施內的空氣質素,為乘客提供安全舒適的乘車及候車環境。具體而言,港鐵車站和車廂設有通風系統及空氣過濾裝置,系統亦會引進室外新鮮空氣到車站和車廂,提升空氣流通。港鐵公司亦會定期清潔或更換通風系統的過濾設施及空調系統,以保持室內空氣質素良好。至於監測方面,港鐵公司一直按照《專業守則》,在列車車廂及各現有車站進行定期空氣質素檢測,每年最少檢測一次,以監測其設施的空氣質素水平。此外,港鐵公司在有需要時就相關鐵路設施(包括新車站及列車、市民關注的個別設施及地點等)進行空氣質素測試。根據相關的空氣質素檢測結果,在2018年,港鐵車廂及各車站的空氣質素達到《專業守則》所指最高的「一級良好空氣質素水平」,即二氧化碳濃度為每小時平均百萬分之2500(每立方米4500毫克)以下,顯示港鐵車廂及各車站有足夠通風,空氣質素良好。
港鐵公司會繼續進行相關空氣質素管理及監察工作,配合政府並聽取業界、專業團體及市民的意見,致力為乘客提供良好的室內空氣質素和安全舒適的乘車環境。

(三)環保署表示,現正檢視不同地方有關管理運輸設施室內空氣質素的最新發展,以檢討是否需要修訂《專業守則》。

發表日期:2019-6-26

全方位支援60歲至64歲長者發言

代理主席,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香港更是世界上數一數二最長壽的地方,而且不少人年過60歲身體仍很健康、很精神,可以繼續工作或因經濟問題而需要繼續工作。如果我們繼續硬性將60歲劃為退休分界線,顯然與現實脫節。同時,香港受到人口老化影響,年青的勞動力減少,社會亦開始將退休年齡延遲至65歲,以減低勞動力下降的情況。

資料顯示,目前60歲至65歲的男性中有六成人仍然在職,這種情況亦是國際大趨勢,而政府亦將大部分長者福利的申請年齡定為65歲或以上。其實外國也有研究顯示,健康人士延遲退休有助減低死亡風險,所以延遲退休不單有經濟因素,亦可能對身心有好處,所以我們不應該從負面的角度看待這件事。

不過,新趨勢亦衍生出社會問題。60歲至64歲的市民中有很多人可以繼續工作,但難免有部分人因健康問題而無法繼續工作,又或可能因種種原因而未能找到工作,而他們又未屆申請長者福利的年齡,結果便出現問題。我相信延遲退休年齡是國際大趨勢,香港亦在所難免,但政府同時要認真研究如何協助這些弱勢市民。

目前,勞工處不時為年長人士舉辦大型專題招聘會,據說反應不俗。此外,勞工處去年亦推出優化的中高齡就業計劃,如僱主聘用60歲或以上的失業者,可以申請每名每月高達4,000元的在職培訓津貼,為期6至12個月。這個辦法雖好,但仍有年期限制,政府應該考慮為企業提供稅務誘因,讓聘請60歲或以上人士的企業可以得到稅務寬免,從而吸引企業長期聘用一定比率的年長員工,相信效果會更好。

此外,社會亦有一些人選擇創業,特別是有一技之長的人士,例如廚師開小食店、糕點師傅開麵包店等,但香港的租金高昂,創業成功率不高。近期便聽到不少人選擇到大灣區創業,例如在民居附近開設港式雲吞麵店、蛋撻店、小食店,甚至茶餐廳,因為大灣區的消費能力高,生活模式亦與香港相近,最重要是租金便宜,創業成本比香港低得多,商店無須生意很好亦能生存,相信會有越來越多人到大灣區創業。我希望政府可以為這些創業人士提供協助,除了向內地政府爭取優惠條件外,還可以為有意創業的人士提供協助,例如提供創業所需資訊、相關法規及申請牌照方面的資料等。目前已有越來越多人喜歡到大灣區消遣娛樂,下一步將有更多人願意到該處工作或創業,因為大灣區的市場和機會均較香港大得多。

最後,我想指出其實保險也能提供合適保障。市民如果年屆60歲便真的無法工作,例如因為健康較差,基層市民難免要依靠公共資源,政府需要想辦法協助。但有能力的中產人士則可及早為自己作好準備,即使60歲後沒有工作仍可利用保險解決問題。我過往一直主張政府利用保險模式協助解決人口老化的問題,例如提供經濟或稅務誘因以鼓勵中產人士購買與退休有關的保險,從而減低對公共資源的依賴,屬多贏方案,外國早已流行。近年,政府對這方面的建議很支持,反應亦很正面,先後推出自願醫保計劃、延期年金計劃及強制性公積金可扣稅自願供款的計劃,當中的延期年金計劃可供自製」長糧」,市民可及早為退休作準備,有需要時可在60歲或更早時間領取每月收益。目前,延期年金計劃或政府的年金計劃仍未算很流行,但隨着人口老化的問題日益嚴重,我相信社會的需求會日益增加,中產人士亦應該為自己作好打算。

我謹此陳辭。

發表日期:2019-6-12

對行政長官不信任議案發言

主席,今天尹兆堅議員藉提出」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及毛孟靜議員提出修正案來打擊《逃犯條例》的修訂,是一場立心不良的」政治show」、一場上綱上線的」批鬥大會」,目的是刺激及誤導市民,從而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大家留意一下,其實他們發言的最後一句話也是呼籲市民在哪天上街,是很有組織的行為。

特首沒有失德的行為,也沒有做違法的事,為何要受到立法會的公審?我有時候覺得建制派真的要向反對派學習,他們真的很厲害。例如,當年討論」一地兩檢」時,他們幾乎說市民途經西九龍站也會被拘捕,令大家人心惶惶。然而,事實是現時高鐵通車已一段時間,大家只享受到好處,並沒有人被拘捕。

同樣,對於《逃犯條例》的修訂,為何他們現時又把一些情況說成必會發生呢?我剛才聽到後也感到害怕,好像我明天走在街上就會被拘捕,每位市民及訪港遊客也會遭到如此對待每個人均會被拘捕。他們把這些情況說成事實一般,我懷疑其實他們應否這樣做呢?

《逃犯條例》確實引起社會關注,但社會應該讓政府有機會解釋,特別是當中的細節。不同意見的人士可以據理力爭,這才是一個議會應該做的事。據我了解,法案委員會原本預備了大概70小時讓官員和議員用」一問一答」的方式詳細審議法案。這一方面可以釋除公眾疑慮,迫使政府就修訂作出修改;另一方面留下一個官方紀錄,這是議會的優良傳統。反對派若真心為香港好,便應該先讓法案委員會進行審議,審議後仍然不滿意才」反檯」,這樣才是議會應該做的事。

很可惜,反對派根本不講道理,一開始就阻止社會討論此項法案。他們用盡一切詭計,包括拖延選舉主席、舉行」山寨會議」、無視內務委員會的決定、衝擊會議進行等,令法案委員會無法行事,最終迫使法案要直上立法會會議進行二讀辯論。這個局面完全是反對派一手造成的,政府處於被動的位置。反對派用一貫的伎倆,反過來將目前的亂局歸咎於政府,更誣衊政府、抹黑特首。大家細心留意的話,便會發現一切也是反對派做成的。

反對派不講道理,只是一直用威嚇的方式危言聳聽,還要拉攏外國人來嚇煞香港人,但他們傳播了很多錯誤的消息,一直誤導市民。他們把問題上綱上線之後,雖然政府已經表明不會引渡政治犯,或以其他罪行引渡政治犯,而且有法庭把關,一般人根本不會無端被牽涉,但反對派竟然抹黑法庭。他們口講捍衞法治,卻不斷攻擊法治,特別是對於一些他們不滿意的裁決,就會立即批評法庭。有時候,我覺得他們說的話真的十分誇張,」搬龍門」是天下無敵。現時他們更把情況形容成好像一等良民也會被拘捕,根本是荒謬至極。事實上,若不修訂《逃犯條例》,香港將成為名正言順的」逃犯天堂」。

主席,真相越辯越明,我們最低限度要聆聽政府的解釋。保安事務委員會將舉行會議,並且安排了14小時,讓官員和議員可以用」一問一答」的方式討論法案的細節。如果反對派真的認為自己有道理,就應該用道理說服政府和議會,而非用衝擊的方法,阻止會議進行。我很擔心保安事務委員會的會議也會出現衝擊。我希望反對派不要被我們看扁他們一定會」搞搞震」,希望議員同事針對市民真正關心的問題來質詢政府,才能夠真正幫助市民了解法例。

主席,立法會是立法及討論如何改善民生的地方,不是浪費時間抹黑特首及香港政府,從而煽動市民上街的平台。所以,我絕對反對此項」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的議案。謹此陳辭。

發表日期:2019-6-12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