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青年人面對的學業、就業、住屋置業和創業問題的議案之發言

陳健波議員就青年人面對的學業、就業、住屋置業和創業問題的議案之發言

立法會今日討論到青年人學業、就業、住屋置業和創業困難嘅問題,其實青年人嘅困境問題並非本港獨有,世界各地嘅青年人都面對類似嘅問題,當中就業困難嘅問題更好似有國際普遍性。本港青年人嘅失業率大約在百分之十左右,而美國青年人嘅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十七,歐洲情況更加驚人,意大利超過三成,西班牙同希臘更超過五成嘅驚人地步。由此可見,世界各地嘅青年人都成為「迷失嘅一代」。

青年人變成「迷失嘅一代」,自然有其原因。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世界經濟經過一段長時間高速發展,至今除少數新興國家外,大多數經濟體已經發展到成熟嘅地步,青年人上游機會大幅減少,佢哋已經難以好似上一代透過個人嘅奮鬥而得到事業上嘅回報。更加慘嘅係,每當經濟出現動盪時,佢哋更加首當其衝,難怪歐洲青年嘅失業率去到咁驚人嘅地步。

今日我們討論嘅問題,各位議員都提出好多有用嘅建議。不過,我認為,如果唔先解決一啲核心問題,大家嘅建議都係徒勞無功。我所指嘅核心問題,係指改善經濟結構失衡嘅問題,如果講得清楚啲,就係要為年青人創造更多有前途嘅好工。

其實,本港經濟基調仍算良好,但由於經濟結構失衡,發展偏重於金融地產等業務,從業者能夠賺取豐厚嘅回報,所以不少優秀嘅青年人都想入行,但始終僧多粥少。為了社會整體嘅發展,我認為,本港除了要鞏固金融業嘅發展外,還應要改變目前產業結構失衡嘅情況,大力發展六大產業,並推動工業發展,這不單單為了經濟發展,最重要是創造多元化嘅就業機會,讓並非讀商科嘅大學生、或無興趣讀書嘅青年人,都有一個合適奮鬥嘅場地。

另一方面,雖然香港可以俾青年人嘅機會日漸減少,但係國內嘅發展方興未艾,情況就如香港七、八十年代,只要肯搏肯捱就一定有機會,香港青年人唔係一定要「侷著喺香港塘水滾塘魚」,亦可以放眼國家大地無限嘅機會。

不過,青年人一般都無進入國內工作嘅門路,政府要認真諗一諗,協助有志嘅青年人到國內發展,首先要多搞交流活動,俾青年人多啲機會認識內地,從而產生興趣,然後就協助青年人去國內搵工作,或者搵實習機會。最後,當然有人成功有人失敗,但就算失敗都起碼可以擴闊視野,唔洗再做井底之蛙,對青年人日後嘅成長都好有幫助。

當然,我哋為青年人諗咁多方法,但仲要青年人自己「生性」,否則政府再多協助,青年人不懂珍惜,亦都係「嘥氣」。香港青年部份人喺良好物質條件下成長,不但唔能夠吃苦,連自信心都唔足夠,身心都脆弱。我希望教育當局除了教導青年人知識外,還應該提供一些適當嘅課程,鍛練佢哋嘅毅力同心志,因為只有具毅力嘅青年人,先至能夠成為社會棟樑。

最後,我想講一下教育問題。我雖然無好深入去研究教育政策,但我睇到一個現象,就係青年人大學畢業後,大都要背負起沉重嘅債務,因為要償還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嘅欠款。喺以往經濟繁榮嘅時候,青年人畢業後大多好快搵到高薪厚職,自然有能力及願意償還欠款,但喺現今社會,經濟環境無以前咁好,而大專學生又不斷加,除咗頂尖嘅畢業生外,其他人都要面對現實,要接受一啲前途欠奉、人工又唔高嘅工作,如果佢哋同時要背負沉重債務,佢哋嘅生活一定唔好過,更加唔好講要儲錢結婚買樓。

所以,我都贊成要政府重新全面檢討現行各項學生資助計劃,要考慮到現今畢業生現實情況,作出針對性嘅革新。其實,我認為有一啲工作,可以即時做得到,例如取消風險調整利率,呢啲完全係商業機構嘅運作方式,用於政府對大學生嘅貸款計劃上,實在並不適當。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