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檢討最低工資之發言

最低工資制度自從去年五月實施以來,一直運作良好,首個最低工資定於時薪28元,基層勞工的薪金得到顯著調整,而資方雖然負擔加重,但大多數仍可以繼續經營下去。近日,最低工資委員會為最低工資進行檢討水平,經過激烈的爭論後,最終都達成協議,建議將最低工資定於30元,目前正等行政長官決定。

我認為,最低工資制度能夠成功啟動,現在又成功協商出新的最低工資水平,係勞、資及政府三方的努力成果,如果缺了少任何一方,相信難以得到成功。事實上,最低工資制度推出時,已經有一套完善的「遊戲規則」,由最低工資委員會每兩年檢討一次薪酬水平,確保薪酬水平能反映到實際的需要,同時又為勞資雙方接受。最低工資委員會在討論薪金水平時,除了考慮勞資雙方的立場,亦都會同時考慮到全盤的影響,包括對通脹、經營成本及失業率等多個因素,所以委員會的建議,係經過深思熟慮,值得大家信任。

今日有議員提出,要求特首把最低工資加至33元或以上。老實講,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你叫價33元,資方亦會堅持凍結在28元的水平,到頭來只會「傾唔埋欄」。所以,最低工資委員會成立的目的,係要大家互諒互讓,老闆要明白工人的需要,工人亦要體諒老闆經營的困難,大家尋求雙方同意的薪金水平。唯有如此,最低工資制度才能持續落去。

我認為,我們已經有詳細的「遊戲規則」,大家就應根據規則辦事,單方面的叫價,實際上無補於事。同時,委員會已經達成共識,如果再節外生枝,一定會「俾人傾完可以唔算數」的感覺,做出極壞的先例,將來再討論薪酬水平時,就會失去互信的基礎。

事實上,制定最低工資水平,需要考慮好多因素,包括經濟情況。面對全球經濟不景的影響,本港亦有經濟下行的風險,如果最低工資定得太高,經濟一旦出現逆轉的情況,就會令到好多中小企無法支撐下去,出現倒閉潮。另一方面,最低工資制度經過一段時間後,資方已經發現有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就是基層勞工加薪後,中層員工亦出現加薪的壓力,這是因為基層勞工加薪後,薪酬水平已經追近較高級的員工,所以亦要同時調整他們的薪金,最後老闆增加的支出比原本預計為多。所以,調整最低工資水平時,應考慮到各種實際情況,否則就會低估了其後果。至於兩年一檢的問題,我認為,整個制度只運作了一年多的時間,制度實際的好處及壞處仍未充分顯露,相信應該讓制度運作多一段時間,先至作出全面的檢討。

我相信,要為勞工爭取更好的薪酬,最好的做法係搞好香港的經濟,到時勞方有強力的理據,可以要求進一步增加最低工資的水平,資方一定會樂意接受。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