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全民退休保障之發言

今日的議案係講全民退休保障,但議案內容包括了一項近日熱門議題–長者生活津貼計劃,雖然有關計劃要到周五先至去財委會表決,但今日各位議員難免先來一番舌劍唇槍。我想先表明我的立場,我係支持政府的長者生活津貼計劃,同時我都支持盡快開展香港市民退休保障的融資研究。我想強調,我係支持去做研究,以確定如何推行,所以今日提出修正,希望可以清楚表達到我自己的意見。

我希望通過長者生活津貼計劃,令到40萬合資格的長者盡快得到生活津貼金。首先,我認為今次的計劃係需要有資產及入息審查,因為只有派糖活動先至可以無分貧富、一視同仁,而今次計劃係一個完完全全扶貧措施,絕對不是派糖活動,而硬要將扶貧措施變成持續性的派糖活動,根本就係糖衣毒藥,如果無需要派糖都夾硬派,我相信香港遲早都要患上糖尿病!

香港人其實十分支持扶貧措施,只要是合理而財政上能夠負擔,大家都願意支持,但派糖活動就要好小心,如果係具針對性的一次性派糖措施,例如經濟衰退時的免公屋租金或差餉措施,香港人都會衷心支持,但如果係一些持續性的長遠派糖措施,大家就要想一想,香港長遠能否負擔得起,而收糖的人又是否真係需要。到底香港「係咪要咁做」? 市民又會不會支持?

事實上,香港的人口正急劇老化,長者佔人口的比率推算將由現時的 13%上升到 2039 年的 28 %,人數將接近 249 萬人,如果不分貧富一律照派,將會係納稅人一個沉重到難以負擔的包袱,同時更會令本港公共財政受到損害,經濟發展一定受到拖累,歐洲不少國家,例如希臘,都係活生生的例子,這些國家都係派糖的福利國家,結果都陷入破產的邊沿。

我其中一項修正,就係刪去原議案中不應在新計劃引入資產入息審查的部份,改為引入較寬鬆的審查。我一方面認為,新計劃必須要針對有實質需要的長者,同時要保證可持續進行,所以寧願引入較寬鬆的審查,容納更多邊緣的長者,都不應該取消審查。另一方面,我希望能夠吸引更多議員支持新計劃,緩和目前議會內對立的氣氛,並希望計劃可以盡快通過。由於時間緊迫,我係同意計劃先通過,政府再檢討各項細則,並提出優化的方案,以達致較寬鬆的要求。

此外,我始終認為,長者生活津貼及全民退休保障你兩個不同的範疇,兩者混為一談,只會拖慢長者生活津貼的實施,對貧窮的長者毫無好處。

我另一項修正,就係刪去原議案中有關俗稱“衰仔紙”的不供養父母聲明的部份。我為此特別去研究所謂的“衰仔紙”,據當局的講法,長者申請綜援的時候,其實並沒有一份名叫「不供養父母證明書」,有關的規定只是在入息審查部份的一項聲明,而內容係子女表明給與相關父母多少或並未給與經濟援助。

我不想同大家爭辯這份聲明,究竟係“衰仔紙”,還是子女入息審查的聲明,我都明白出現“衰仔紙”的俗稱自然有其歷史因由,但我就不想叫有關子女做衰仔衰女,我相信絕大部份人如果有能力,都希望可以供養父母,但如果自己都未攪掂,就真係有心無力。他們已經夠慘,社會不應該標籤他們,所以我希望當局能夠優化有關的程序,或加強宣傳及教育的工作,務求洗去“衰仔紙”的惡劣形象,申請綜援的市民都不應該受到歧視或屈辱。

但我要強調一點,社會的資源有限,只能分配給有真正需要的人士,所以資產審查,絕對係必要。我們不能夠為了一時的掌聲而不理後果,我們「而家疏爽,下一代係要還」。

今日我們用好多時間去講長者生活津貼計劃,但議案的重點其實係全民退休保障。我一直希望香港除了現行的強積金外,能夠有一個財政上行得通的退休保障制度,以面對本港人口急速老化的局面,所以希望政府能夠進行市民退休安排融資的研究,這是最重要的一步。

我再以希臘為例,養老保險是希臘最為重視的一項社會保障制度,該計劃是一個現收現付制度,但希臘人口老齡化嚴重,該國覆蓋範圍最大的企業養老保險計劃已經收不抵支的,不足的金額由政府包底。在2010年,該計劃收入為135億歐元,支出約140億,政府要包底5億,理論上計劃已經接近破產,目前是靠納稅人去承擔後果。近年政府希望改革養老保險制度,例如提高領取的年齡、削減領取的金額,結果遭到市民強烈反對。

事實上,本港的老年撫養比率正在不斷上升,所謂老年撫養比率係指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數目相對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根據統計處的資料,比率會由目前每1000名15至64歲人口要供養起177位長者,上升到2039年的454位長者,即是說到時大約每兩個人就要供養一名長者。如果推行類似現收現付的退休保障制度,到時本港亦極可能出現收不抵支的情況,不可能做到可持續性的要求。「結果要好似希臘咁削減福利金額,到時嘅慘況,而家話要取消資產審查嘅議員,又於心何忍?」

總括而言,人口老化的問題令到本港需要有一個更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以保現行強積金不足的地方,但同樣因為人口老化的問題,令到融資更加困難,難以持續推行。所以,政府應該有責任去作更深入的研究,包括當中最重要的融資安排,同時更要遊說各方,「包括付鈔嘅商界支持。」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