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醫療政策)

<就醫療融資問題的發言>

主席:任何人如果了解到人口老化對醫療體系造成的壓力有幾大,都會知道香港一定要推出醫療融資方案。我好高興特首在施政報告中公佈,採用了一個包含保險及儲蓄成分的自願性輔助融資方案,作為第二次諮詢的主體方案。我身為健康與醫療發展諮詢委員會成員,一直有參與醫療融資的討論,我想在今個環節講一講我對新主體方案的睇法。

香港人多年來一直享受價廉物美的公共醫療服務,但隨著人口不斷上升,公共醫療的開支更大幅上升,根據醫療改革諮詢文件的資料顯示,2004至2033年的總醫療開支將增加3.6倍,由678億增至3152億元,而同期經濟增長只約有1.7倍,政府將來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源去維持如此鉅大的開支,實在有必要作出改革,但由於涉及民生開支,任何加費的建議,等如削減福利,難以得到社會的接受,所以政府一直無膽量提出融資改革,將問題拖延至今,我曾聽到有醫學界的前輩慨嘆,香港公共醫療體系好像生了癌症一樣!再不理就會好危險!

政府終於在去年3月提出醫療改革諮詢文件,就醫療融資問題提出六大方案。在諮詢過程中,社會對各個方案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市民一般對強制性的方案感到抗拒,而政府的調查亦發現,有71%的受訪者支持自願醫療保險方案,是最多市民支持的方案。所以,政府採用自願性的方案,作為第二次諮詢的主體方案,並將醫療融資改為輔助融資,實際地回應了市民的訴求。

香港經濟開始復蘇,政府果斷地推出醫療融資第二次諮詢,顯示出政府改革的勇氣及決心,實在值得支持。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指出,政府會動用預留的500億元撥備,投入將來的輔助融資架構中,以提供資助及誘因,吸引有能力負擔的市民,包括已有醫療保險保障的人士參加,讓他們可以選擇私營醫療服務。

我想先從架構及運作上,評論新主體方案的好處。新方案如果最終獲支持而得到落實,預計當局會成立一個監管架構,以制定具體的執行細節,然後招募保險計劃的經營者,透過他們向參加的市民提供服務計劃。

我相信,保險業界最為適合作為計劃的經營者,因為保險業一直為市民提供醫療保險的服務,有豐富的經驗,在整體運作上,最有效率,原因如下,第一,保險業界日常設計各類型醫療保險產品,在改良產品方面較有經驗。第二,保險業界已有完善的電腦程式,去處理醫療保險涉及的大量理賠工作,不需要投資建立昂貴的電腦系統。第三,保險業界有豐富的處理索償及防止詐騙經驗,可減少詐騙及浪費資源的情況。第四,保險業界有豐富監督醫療開支的經驗,確保醫療資源不會被浪費。同時,因為參加新計劃的人數有多達數十萬至一百萬,可令醫療收費標準化及增加透明度,對消費者有利。

我認為,監管架構起碼有四方的代表參與,包括消費者的代表、醫學界的代表、政府的代表、及保險界的代表,目的是令運作有高透明度,特別是每年制定收費水平時,要得到社會的接受。

由於今次的方案是自願性質,一定會吸引到大量高風險的人士參加,例如長期病患者或年長人士,因為他們在保險市場上通常都難以買到醫療保險,所以方案一定要吸引到足夠數量的低風險人士參加,即年輕及健康人士,去分擔保險的風險,整個計劃才能長期運作下去。

政府因此就要善用預留的500億元,提供足夠的誘因,制定吸引市民的方案。誘因可以有多方面,例如參加者供滿30年或年屆60歲後,只需付出甚低的保費,就可以終生續保。或者,參加者越早參加,保費折扣越大,而中途退出計劃則可能要另作收費。

由於有50萬至100萬參加者分擔風險,新保險計劃可以為市民提供好多好處,第一,新計劃保障範圍較闊,目前的商業性醫療保險為令保費不會過高,會為保障範圍訂出限制,例如會列明不保先天性疾病或精神病,新計劃可免除此等限制。第二,目前的醫療保險通常會列明參加者已有的疾病不會受保,例如高血壓及糖尿病,日後新計劃可能沒有此預設的限制。第三,新計劃不會因為參加者曾經鉅額索償,而大幅增加保費。第四,新計劃會接受年紀大的市民用相對低廉的價錢費參加。

另外,目前約有270萬人參加了醫療保險,當中不少是僱主為僱員提供醫療保險,但這些醫療保險有其局限性,例如僱員退休或離職後,保險就會中止,而僱主的保險計劃亦未必適合僱員需要。因此,為免有興趣參加新方案的市民支付雙重保費,新方案應設計一個機制,讓已有醫療保險的市民,能過渡到新方案中。

醫療融資方案在第一次諮詢時,我聽到不少聲音,指基層市民將來會受到影響,這明顯不正確。就新方案而言,政府用經濟上的資助及誘因,吸引中產人士參加,從而脫離公共醫療的行列,最終騰出來的公共醫療資源,可以令基層市民受惠。至於中產人士,大都希望享用私家醫療服務,但現在私家醫院收費尚有很多待改善的地方,市民容易失去預算,因而不少人被迫使用公共醫療。如果新方案能成功推出,相信不少中產人士樂意參加,從而釋出更多公共資源,令基層市民受惠。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