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殘疾人士的家屬照顧者

主席:政府一直鼓勵殘疾人士融入社會,但是政府對於每天不辭勞苦、不離不棄,在背後照顧這些殘疾人士的照顧者,包括他們的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姊妹以至其他的親友所提供的支援,實在有很多改善空間。

這一班照顧者,有些未必有能力聘請到私家看護或者工人,自己唯有辭退工作,留在家中照顧有殘疾的家人,有時更可能要充當他們的心理醫生,提供心理上的安慰。但與此同時,這一班照顧者自己的體力、精神以至經濟上面,其實每天都是面對住挑戰以及沉重負擔,但是,他們又可以向誰人求助呢?

隨著人口老化,我們可以預見到,香港未來在這方面遇到的問題將會更大,政府應該盡早研究一個全面而可行的方案,保障照顧殘疾人士的家屬。

當然,最終解決這個問題的做法,就是增撥更多資源開設殘疾人士院舍。不過,當政府仍然未開設足夠的院舍之前,我們實在應該盡快向殘疾人士的照顧者提供更多的支援。

主席,黃成智議員、張國柱議員、黃毓民議員、陳克勤議員以及其他議員提出的建議,當中不少都是真知灼見,政府實在有需要研究一套完善的方案,包括盡早研究向殘疾人士的照顧者提供津貼。而我個人亦贊成由黃毓民議員提出的建議,將空置的校舍改建成殘疾人士院舍,以善用資源;而由陳克勤議員提出優化藥物名冊的建議,我個人亦非常支持。

事實上,不少國家及地區,都向殘疾人士的照顧者提供不同程度的支援措施,除了會向照顧者提供一些心理以及健康上的支援服務之外,亦會向照顧者發放津貼,或者提供額外的免稅額,以減輕照顧者的經濟負擔。例如愛爾蘭的「照顧者津貼」(carer’s allowance)、英國的「殘弱照顧津貼」(care allowance)、澳洲的「照顧者報酬」(care payment)、「照顧者津貼」(care allowance),以及芬蘭的「非正規照顧津貼」(informal care allowance)等,目的都是為了減輕照顧者的經濟負擔。

主席,香港是一個互助互愛的社會,我們應該用心以及實際的行動去關愛有需要的人士,殘疾人士以及其照顧者在身心以及經濟上,都面對不對程度的困難,我希望政府能夠盡快展開研究,提出一套全面的政策,去支援殘疾人士以及跟他們唇齒相依的照顧者。

主席,本人謹此陳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