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香港男士支援服務

主席:

香港回歸後一直受到經濟不景的打擊,社會衍生出不少令人關注的問題,這些問題往往圍繞著弱勢社群,例如婦女、長者及貧窮人士等。然而,一向被視為強者的男士,今時今日亦有部份成為需要社會關注的弱勢社群。其實,「男人之苦」並非偶然出現的問題,是男士在長期社會及經濟壓力下,所引發的問題。

在傳統的社會工作上,服務對象通常集中在單親婦女、貧窮長者、或問題青少年,甚少會以男人為服務核心,但實際上男人亦是人,也有情緒的起跌波動,更要面對龐大的工作壓力,只不過在傳統男性注重面子及自尊心的包袱下,夾硬將情緒壓下來。不過,當香港進一步受到經濟不景的打擊時,男士再要受到失業或保飯碗的問題困擾,和日益惡化的家庭關係,終於因承受太大壓力而爆發出問題,最後需要社會的幫助。

從另一角度來看,男士問題亦與婦女問題息息相關,這涉及到婚姻和家庭角色等問題。由於經濟結構改變,加上經濟不景,中年男士在失業後不容易找到新工作,有時需要靠妻子工作謀生,這時男士除了自覺自尊心受損外,妻子也可能會對丈夫感到不滿,導致雙方關係惡化,婚姻難免亮起紅燈,男士因此而內外受壓。另外,有分析指出,在基層的勞動市場上,適合婦女的工作會較多,中年婦女一般較同齡男士容易搵工,造成中年基層男士難找工作的現象,這些因素都直接加劇男士的精神壓力。

男人內心種種的心結,亦有可能與女權抬頭有關。經過多年努力,香港男女變得越來越平等,我留意到在很多公司內,不少具上進心的女士在工作上超越同輩的男士,而且數量似乎正在不斷增加中,這現象係好事,但卻令男士感覺到傳統的工作崗位受到嚴峻的挑戰。大家可能都注意到,本港男女兩性已開始有互相不滿的地方,在互聯網的討論區上,不時有男士批評「港女」自大高傲,女士亦不甘示弱,力數「港男」差勁懦弱。我希望,這只是我杞人憂天,香港的兩性關係不至於去到嚴重矛盾的地步。

其實,香港男士面對的困境,外國男士近年亦面對相似的境況。我認識不少外國人,他們會認為當家庭遇到問題時,需要妻子外出工作,丈夫在家照顧子女,他們自己及社會都不會覺得有問題。在香港,當類似的情況出現時,丈夫就難免被人譏諷為「無用」,而這些無謂的批評,對相關家庭、丈夫構成無限的壓力。

今日議案提出多項建議,我認同部份建議的理念,但我不打算逐一評論。我同時希望政府能從根源上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例如灌輸正確的訊息及理念,打破男女傳統家庭角色的包袱,鼓勵男士放開心懷,建構公平而和諧的社會。當然,政府要想辦法紓解因經濟結構轉型而出現的失業問題,並且盡快搞好經濟,這些都對解決問題至關重要。

本人謹此陳詞。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