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助基層勞工抗衡經濟逆境

金融海嘯百年一遇,影響席捲全球,香港亦難免受到波及。最新的失業率為4.1%,上升了0.3%,而上一次失業率出現0.3%的升幅,是在2003年SARS的時間。失業率不斷攀升,作為政府,首要的工作便是要保就業,在我談及就業問題前,我想說一說集體談判權的問題。

香港是一個外向型的經濟體系,在全球經濟一體化下,各行各業皆要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企業競爭。要保持香港的競爭優勢及持續創造就業,香港必須在保障僱員權益和保持企業競爭力兩者之間,取得一個合理的平衡。

目前,香港不少企業正面臨嚴峻的經營環境,老闆與工人均應齊心解決目前的經濟困境。如果透過立法實施集體談判,可能會影響國際投資者的信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及就業機會。香港社會對集體談判權一事仍然意見紛紜,在社會未有共識的情況下,立法強制集體談判,可能會令勞資關係更僵持。事實上,即使立法強制規定勞資雙方談判,亦不一定能夠保證可達致雙方皆可接受的協議。過去, 香港的勞資關係大體上能保持融洽和諧, 當中雖然有示威、罷工,但最終亦和平地解決了問題,這一點全賴僱主和僱員能在彼此諒解的基礎上作出討論及協商。事實上,今天不少議員提出的議案及修正案中有很多建議是有實際用途,可協助基層勞工抗衡經濟逆境。

在此,我想集中談談如何協助年青人,特別是一羣剛中學、副學士或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就業的問題。正如我剛才所說,政府最新公布的失業數字已上升至4.1%,有四千多人加入失業大軍, 其中15至29歲年輕人的失業率更在7年來首次出現暑假後不跌反升的現象。根據資料顯示,年輕人失業率未有隨暑假後陸續升學而好轉,其中15至19歲青年人的失業率由暑假期間的18.1%,上升至暑假後的19.3%。20至29歲階層的失業率亦由暑假時的5%上升至暑假後的5.4%,這種情況是2001年後沒有再出現的。

6月、7月後,不少大學生會陸續投入市場工作,就業市場會再面臨新壓力, 金融海嘯下,應屆大學畢業生極可能會畢業便失業。當然,政府在資助各大院校加快校內工程上馬及增加校內研究工作,是可以創造更多行政及研究職位,但政府其實可同步想一想,與各行各業合作,進一步擴大青少年就業計劃,由政府資助,與法定機構、私營機構,以至內地機構合作,向大學畢業、副學士畢業及中學畢業的年輕人,提供工作實習的機會。

與此同時,政府亦應資助剛畢業的學生兼職或全職進修,這既可減少失業率,在市道好轉時, 亦可為市場提供一批高質素的年輕人。香港與世界皆是朝着知識型經濟發展,只有知識才可協助低下階層上升至中產階層,脫離貧窮,我們的基層有需要獲得工作機遇,也不斷有需要獲得學習機會。事實上,有不少基層及剛畢業的年輕人在金融海嘯下,極有可能面對失業問題。作為政府,除要盡一切努力保就業外,實在亦應為他們提供更多實習及進修的機會與資助。

今天有不少議員提出很多有用的建議, 我亦很認同勞工權益的重要,但立法施行集體談判仍須社會的討論和共識。我認為政府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便是集中火力研究如何保就業,保市民的“飯碗”,令人人有工開。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