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津貼和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今天聽到很多同事的聲音,強調強積金的不足。其中一個重點是,經過金融風暴後,很多人在強積金的投資中均有損失。希望大家明白,強積金制度下的產品有高風險,亦有低風險。在推行強積金的時候,當局亦作出過很多宣傳,指出大家應在越近退休的年齡,便越要減持高風險基金,而要增持低風險基金,可見當時已經考慮到,亦擔心市民會在金融波動之下受到影響。所以,如果大家有聽取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積金局”)所說,我希望大部分人已經選擇了低風險的基金,從而避免今次的金融風暴,當然,亦有人作出不一樣的選擇。不過,我想積金局已經做了它應做的事情。

大家不要忘記,金融波動雖然令股票下跌不少,但亦不必對股票或金融制度失去信心,因為金融市場的特色便是有高有低。今時的跌幅,亦是因為有2006年和2007年的升幅,大家不要因出現過一次的影響,便覺得全部投資都受影響,最重要是衡量自己的風險,選擇怎樣投資。

我覺得,強積金又不是完全不可取的。最近有人向我反映,強積金可以為他在這數年間儲蓄了十萬八萬元,將來他退休時,如果要跟子女一起居住,也會有一點尊嚴,因為他可以跟子女說,他自己也有一筆錢,雖然不是很多,但仍可幫補家庭開支。所以,我覺得強積金是有它的作用。

但是,大家要明白,強積金依然有很多缺陷。其中一個缺陷,就是香港低收入人士非常多,在低收入的環境下,即使加上僱主的供款,款額也很有限,肯定不足其退休之用。另外一個問題是,有些人會很高興,以為他們能儲了這一筆錢,雖然不能即時使用,但他們一直等待,等到他們可以動用這筆錢時,便可能會一下子花光。所以,對於這些人,強積金也不算有很大的幫助。

我覺得全民退休保障其實是刻不容緩的,政府一定要研究這件事。因為現在這裏做一些,那裏做一些,提供一些津貼,其實絕對不能解決香港的問題。香港絕對有需要設立一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令每一個人皆能安心安享晚年。怎樣可以做到這件事呢?我覺得政府不必太擔心,也毋需逃避,因為事實上人口老化,大家已有共識,在本會亦已有共識。

我覺得政府要做這件事,主要的原因是,我們退休時均要用很多錢。在很多外國國家,即使有退休制度,結果也要把退休年齡延遲。為甚麼呢?因為現實是越來越多人要取得這筆錢,但工作的人越來越少。所以,如果我們能面對問題,真正細看這個問題,便會發現我們以為有很多儲備,其實只是自欺欺人。在這情況下,我們要在應花的地方花錢,不應花的便要節省。我想,對香港整體來說,這種想法可能更有社會意義,相比於在有盈餘的年度派錢,到了出現財赤的年度,又說甚麼不行的,是更為優勝的。

一個社會,其實與一個人一樣,一定要趁年青、有能力的時候便儲蓄,就像這個計劃一樣。我們要趁有盈餘,工作人口還很多的時候便儲蓄,但不要自欺欺人,一定要計算清楚。我想,把這些議題攤出來討論,大家都會明白。我相信議員也是很合理的,亦會知道,如果計算結果是正確的,大家便可用作辯證了。我看不到議員為甚麼會反對這件事。政府亦可以真正解決問題,逃避也沒有用,香港一定會面對這個問題,十多二十年後一定會出現很大問題,屆時那些人同樣要靠政府來養活。如果屆時政府沒有錢,那便會更慘了。

所以,我加入立法會前,已經覺得這事很有問題,政府在人口老化下,卻沒有長遠的全民保障策略,我對此是絕對反對的,並希望政府真的下定決心,盡快研究全民保障制度。對於今天數位議員提出的無論是議案或修正案,我覺得均是很有意思的。我會支持所有議案及修正案。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