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人口政策議案之發言

香港自從回歸以嚟,社會出現咗唔少問題,當中包括貧窮及就業等問題,一直令到社會受到好大困擾。有多人都認為,經濟不景及經濟結構失衡係問題嘅主要根源,但其實有更深層次嘅原因,令到社會矛盾不斷惡化,就係本港無一個長遠人口政策,政府無做好人口變化嘅研究,自然難以訂出長遠嘅政策,當人口有新嘅變化及社會出現新嘅需要,社會矛盾不但唔可以及時解開,而且更變得日益嚴重。我已經多次向上屆及現任政府提出,本港必須要制訂人口政策,要清楚計算出本港人口承載能力,管理好新增人口嘅來源,從而針對教育、醫療、住屋及就業嘅問題,提出長遠嘅方案。可惜嘅係,回歸以嚟,政府一直都比較短視,亦可能無足夠嘅政治能量及魄力,去處理一個咁複雜嘅問題。

我過去已經多次分析過人口政策嘅重要性,今日我想集中講下,一啲需要我哋及早正視嘅人口問題。一提起人口政策,大家都會聯想到單程證問題,事實上,從回歸至今,已經有超過76萬名內地居民持單程證來港,佢哋大多學歷唔高,有約一半人係家庭主婦,所以呢方面嘅新增人口,無可避免會令本港基層人口大幅增加。不過,由於佢哋嚟港主要為咗家庭團聚,我哋唔可以剝奪佢哋嘅權利。所以,我哋喺呢方面嘅工作,只能夠為佢哋提供合適嘅生活配套,協助佢哋融入本港生活,亦都盡量協助佢哋提升上進嘅能力。

另一個新增人口嘅主要渠道,就係自然出生率,亦係人口政策其中一項重點。近年本港出生率回升,由2001年總共有4萬8千名嬰兒出生,逐步上升至去年有超過9萬名,而喺呢12年中,本港共有82萬名嬰兒出生,當中有20萬名為雙非嬰兒。

事實上,我哋港人自己所生嘅子女,應該係最自然嘅人口來源。所以,面對人口老化嘅問題,本港最需要嘅就係鼓勵市民生育子女,以補充本港嘅勞動力。當然,政府唔可以空口講白話,應該提出更多經濟誘因,去鼓勵生育,最直接嘅方法係增加子女免稅額,甚至為初生嬰兒提供資助。同時,撫養子女亦會有好多壓力,政府最好開設足夠嘅日間托兒服務,可以俾媽媽能夠安心工作,或者鼓勵企業為媽媽提供更多兼職、家中工作及彈性時間上班工作嘅機會,俾媽媽可以兼顧工作及管教子女嘅責任。政府甚至可以提供資助或進一步嘅稅務寬減,鼓勵媽媽選擇全職家中湊仔。

老實講,用納稅人嘅錢去鼓勵,或者獎勵市民生育,一定會引起社會嘅爭議,但若非如此,亦好難令出生率持續上升。根據政府估計,本港65歲或以上嘅長者人口,將由而家佔總人口一成多,逐步上升至30年後嘅三成,正式進入人口老化嘅高峰期,下一步亦會進入人口死亡嘅高峰期,如果我哋唔及早為30年後嘅社會著想,培養出具有競爭力嘅人口,以填補失去嘅人口,本港嘅競爭力一定會大幅下跌。

另一方面, 20萬名雙非兒童亦都係社會嘅計時炸彈。據了解,雙非兒童大多仍留在國內生活,我曾經提出建議,應設法追蹤雙非兒童嘅去向,了解佢哋打算幾時來港生活,以做好配套準備。我哋可以想像一下,如果20萬名雙非兒童到咗十多歲時,先至湧嚟香港讀中學大學,一定令社會混亂,佢哋亦未必能融入本港社會,所以政府要盡快想辦法處理好問題。事實上,政府應該認真研究,考慮採取更主動嘅策略,以政策鼓勵或提供經濟誘因,吸引有一定家庭經濟能力、或者唔需要依靠本港福利嘅雙非兒童,早日來港定居,俾佢哋及早接受香港教育,及早融入本港,而佢哋嘅家庭有一定經濟能力,佢哋早日來港,亦可以為本港即時帶來經濟效益。

最後,我想講下人口老化嘅問題,正如之前所講,本港長者人口將會不斷上升,當中會有大量中產或以上嘅長者,退休後雖然生活無休,但生活就容易變得無所事事,自然亦容易變得體弱多病。我認為,呢批長者係香港之寶,佢哋有學問有經驗,而退休初期仍然精力充沛,仍可以為本港做好多有意義嘅事,我希望政府可以推動呢批長者參加義工,鼓勵及安排佢哋到社區中心,教授基層兒童語文、音樂、理財及電腦等知識,或者提供功課補習服務,長者可以長有所用,將知識傳授下去,而亦惠及基層兒童,正好一舉兩得。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