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之發言

要解讀今次發牌風波,最緊要睇問題嘅根源,就係政府嘅施政手法。我知道有好多人因種種原因不信任特首梁振英,但不能否認嘅係,新政府有決心、亦不怕困難咁去解決香港多年積落呢嘅深層次問題,包括房屋、扶貧及多項中港矛盾所引申嘅問題。但好可惜,好多動機係好嘅政策,結果都俾人批評,而好多批評都係有道理嘅,總唔能夠次次都話反對派倒亂,當然如果反對派能夠多啲提出更有建設性嘅建議,對香港一定更好。

施政失誤除咗可能因為政府未經深思熟慮外,我相信係解釋事件嘅手法,新政府仲係沿用政府傳統嘅line to take,即係官方口徑,但呢啲官方口徑好多時只係有選擇性或者有限度披露,但時代轉變咗,咁嘅手法已經不能配合市民高透明度嘅要求,注定係會失敗嘅,我認為政府要全面改變資訊披露手法。

我想講下我對發牌事件嘅睇法。

首先,我哋必須要知道,政府發牌事件係一個好複雜嘅問題,如果無時間或因為種種原因而未能掌握到事實,我相信係唔能夠對整件事件嘅來龍去脈有充份理解,喺咁嘅情況下,就去判斷誰是誰非,其實都係唔公道。

政府前日再發表聲明,進一步解釋發牌嘅決定,雖然並無太多新資料披露,但總算較詳細講述一啲發牌嘅考慮因素。我相信社會仍然唔會滿意,因為政府嘅回應綁手綁腳,一方面要遵守保密原則,又唔可以洩露商業機密,更加預咗遲早都會有司法覆核,律師一定係叫政府乜都唔好講,喺咁多框框嘅限制下,要將咁複雜嘅事講得清楚,實在好困難。

我自問早前對呢件事嘅印象,係睇報紙得番嚟,但當我前後花咗相當多時間同特首及專責官員互動討論後,對成件事有新睇法。我相信如果唔能夠心平氣和,同無預設立場情況下去了解事件,係好容易作出錯誤判斷。

今次問題嘅核心,我認為有以下幾點:

第一,顧問認為發牌應循序漸進,市場應只能承受多一個新電視牌照,如果市場情況理想,最盡只可以承受兩個牌,但就難以承受到發三個牌照。

第二,顧問建議按四大準則評核三份申請書,據報香港電視網絡整體上係排第二。

跟住,大家就會問,點解第二會變第三。據傳媒嘅報導及我嘅理解,行政會議仍要全盤考慮,除咗考慮四份顧問報告外,仲有另外十項因素,包括考慮多輪申述文件同公眾利益,呢啲申述文件講得生動啲,就係三個申請者亙相評論,互相指出對方缺點,而三個申請者又有機會解畫同埋反駁對方,大家可以想像到,喺呢個維持咗幾個月嘅多輪申述中,肯定會有大量電視行業內實際操作問題,同埋可能出現嘅問題會暴露出嚟。喺咁嘅情況下,由於係行內人亙爆,相信因此行政會議會得到顧問報告以外嘅新角度,同埋實際可能發生嘅情況,從而去思考成件事。

另外,政府前日嘅聲明,亦明確咁指出,公眾利益嘅問題,其中包括新牌同經營者能否在十二年內持續經營,會唔會令到市場大幅波動,係一個相當重要嘅考慮因素。如果獲發牌嘅公司如果唔夠雄厚嘅財政實力,面對最惡劣嘅情況,可能連續十二年虧損,而電視台嘅營運係需要投入龐大資金,有人形容好似燒銀紙一樣,如果長時間入不敷支,就有爛尾收場嘅可能。呢啲情況係絕對有機會發生,過去本港確實發生過電視台結業嘅事件,當年佳藝電視創作唔少成功嘅電視節目,但一直入不敷支,結果不斷咁燒銀紙,最終只營運咗幾年就倒閉,呢個係慘痛嘅教訓。

事實上,目前電視台嘅營運已經唔容易,廣告嘅收益唔可能大幅增長,如果將來有電視台嘅營運上出現惡性競爭,導致出現割喉式嘅減價戰,最後甚至出現電視台倒閉嘅情況,除咗會嚴重衝擊整個電視行業外,更加會為其他傳媒帶嚟負面影響。目前兩間獲發牌嘅公司喺2010年申請牌照時,佢哋嘅母公司已表明會喺財務上支持佢哋,同時佢哋又有長時間營運電視台嘅實戰經驗,從呢方面去睇,爛尾嘅機會確實較低。當然,大家可以話,如果係咁,細公司邊有機會,呢個亦係政府要考慮嘅問題。

我相信原動議好難獲得通過,因為行政會議保密制執行多年,明顯係有實際嘅需要,如果真係需要改,都要經過深入嘅研究同討論,而唔係單單因發牌事件就話要去改規則,至於商業機密文件嘅問題,更加無理由為咗咁而打爛香港金融中心招牌。

郭榮鏗議員可能明白行會保密同商業機密都係重要,所以提出唔攞行政會議同商業機密文件,表面上避過兩大阻力,但諗清楚啲,如果行政會議決定係考慮咗幾百份文件,而我哋只可以攞到幾百份文件以外資料,即係我哋考慮少幾百份文件,咁又點可能得到全面中肯嘅判斷呢。結果一定好似瞎子摸象,只係摸
到大象其中一部份,可能係象牙,可能係象鼻,可能係象腳。其實技術性問題都好多,包括邊啲係非行政會議文件,邊啲係非商業機密資料,都有排拗。所以修正係表面公道,實際係有排爭執。

剛才有記者問我,民意使唔使考慮,民意當然要考慮,亦都明白公眾對發牌嘅怨氣。作為議員,我哋可以選擇一齊插政府,爭取選票,亦可以選擇引導市民了解問題嘅複雜性同困難,並要求政府妥善處理民意。如果用特權法就能解決呢件事,我當然支持,我相信特權法並不能解決問題。

其實,對政府決定不滿,最正確做法係司法覆核,等法庭去決定政府有邊度處理不公。昨日,梁家傑同郭榮鏗大律師都提出咗司法覆核嘅局限性,但頭先廖長江大律師已經回應咗。我對香港司法制度有信心,絕對好過用特權法,由立法會做政治審判,不但解決唔到問題,只會令事件淪為政治鬥爭工具。事實上,今次事件關係到程序公義嘅問題,一定會涉及好多法律及原則性嘅爭辯,所以只有地位超然嘅法官,先至有資格有能力去做判斷。有關人士如果希望能夠以理性嘅態度去處理問題,不如直接提出司法覆核,由法官喺無政治考慮或壓力嘅情況下,去判斷政府有無做錯,咁樣對各方面都會公平一啲。

即使特權法議案被否決,政府應該利用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去詳細解釋同解決事件。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