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加強推動基層醫療發展改善長者醫療服務議案”之發言

本港一直唔重視基層醫療嘅發展,政府普通科門診嘅服務對象,只係以長期病患者及弱勢社群為主,一般市民有病,只好去私人診所接受初步嘅診治。 眾所周知,基層醫療係醫療護理嘅第一步,同時亦肩負起預防疾病及促進市民健康嘅責任,如果工作做得好,除咗可以提升整體社會嘅健康水平,仲可以減低對專科門診及住院服務嘅需求,可惜政府一直唔重視。幾年前,我喺本會提出全民驗身議案,目的就係要做好預防疾病嘅工作,係基層醫療其中一項重點,議案得到通過,但政府並無推行。

社會面對人口老化嘅趨勢,發展基層醫療已經急不容緩,今日多位議員提出咗唔少有用嘅意見,但我想指出一點,發展基層醫療需要龐大嘅資源,而公共資源始終有限,要投入更多資源去搞基層醫療,其他醫療服務所分配到嘅資源一定受到影響,所以醫療融資始終都係我哋面對最大嘅問題,要為本港醫療問題謀求出路,包括要推動基層醫療發展,歸根究底,應先從資源問題入手。

上一屆政府其實已經提出一個好建議,就係推動公私營醫療均衡發展,並推出自願醫保計劃方案,希望透過完善嘅制度及多項經濟誘因,吸引一批對公營醫療服務唔滿意嘅市民,改用私營醫療服務,從而減低公營醫療嘅開支。事實上,目前有大量有能力嘅中產人士都去公營醫院求醫,佢哋唔係唔想去私家醫院,只不過目前公營醫療體系一家獨大,私家醫院體系細小,床位少收費貴,嚇怕咗中產階級。所以,只要擴大私家醫院嘅體系,加上妥善嘅自願醫保制度,以及政府俾中產人士嘅經濟誘因,中產人士一定樂意改去私家醫院求醫。其實,公營醫療服務嘅成本亦都相當昂貴,所以長遠一定可以減省大量開支,亦一定遠遠多過政府付出嘅經濟誘因,慳咗嘅資源就可以用嚟改善醫療服務。

但令人遺憾嘅係,政府似乎已經放棄推動私營醫療發展,原本預留興建私家醫院嘅四幅土地,目前只有一幅批出,有一幅已經宣佈退回俾政府,另外兩幅仍未有定案,而且被列為六大優勢產業之一嘅醫療產業,有關嘅計劃亦好可能會被中止。同時,政府亦似乎已經無心去搞醫保計劃,不但將自願醫保推倒重來,將原本方案嘅精華大幅刪除,取消大部份嘅經濟誘因,又放棄推動醫療套餐計劃,最後更提出規管私營醫保市場,亦將會令到平價嘅醫保計劃從市場中消失。我相信,新嘅方案難以吸引到市民參加,保險業界亦好懷疑計劃嘅成效。

此外,政府原本預留咗五百億元,用嚟為醫保計劃提供經濟誘因,但而家政府話只需用不足一成款項,就可以推動計劃。我認為,呢啲都係自欺欺人嘅講法,呢五百億元原本建議喺分二十年用,每年實際只有二十五億,相比醫管局每年四百億嘅開支,只係好少數,但公營醫療長遠因醫保計劃而節省到嘅開支,應遠遠唔止此數目。同時,政府削減咗九成嘅開支,反映出新舊兩個方案根本差天共地。

好明顯,政府想繼續維持公營醫療體系一家獨大,咁樣對社會一啲好處都無。公營醫療體系已經出現咗好多問題,而最大嘅問題,就係漸漸變成重量不重質。根據粗略嘅統計,每年總共高達一千六百萬人次去公營醫療體系求診,難怪經常都會出現迫爆醫院嘅場面。資料顯示,普通科醫生只可以用幾分鐘睇一個症,專科部份新症要輪候超過一年,亦有急症室病人等咗超過十多個鐘先至見到醫生。

呢啲情況實在唔理想,除咗病人要苦等之外,醫護人員亦會受到好大壓力。而且,喺咁嘅情況下,醫生根本難以仔細跟進每個病人嘅情況,未必搵到病人嘅病因,甚至出現斷錯症嘅情況,呢啲情況時常有發生。另外,醫院亦慣咗每次處方大量藥物及批好長病假俾病人,似乎喺唔想病人咁快去覆診,繼續加重醫療體系嘅負擔,喺咁嘅情況下,病人係咪接受足夠嘅治療,實在好成疑問。

我係支持加強推動基層醫療發展,但係如果仍然用政府重量唔重質嘅方法去做,只會進一步令公營醫療變成大白象,結果對市民未必有好處。我認為,政府應從根源入手,包括繼續推動公私醫療雙軌發展,並增加更多誘因去推動醫療融資嘅改革,同埋不粗暴干預商業性醫療保險運作,否則根本無辦法為市民提供質量並重嘅醫療服務。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