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雙對論:醫保政府包底 除笨有精?

晴報
文:林志釉 陳健波

  只聞樓梯響已久的自願醫療保障計劃,行將諮詢,政府原先預留五百億包底,最新消息是未來二十五年只注資四十三億到高風險池。政府包底大縮水,自願醫保是除笨有精,還是難有成效?

林志釉:恐保費水漲船高損病人利益
  自願醫療保險計劃由上任政府推出諮詢文件之後,到現屆政府成立首年間,一直都沉寂,直至近期才由食衞局局長提出,再成為社會和業界討論的話題。雖然新的諮詢文件還未出台,但資料已慢慢由牙膏筒擠出來。
  自願醫保目的是透過政府資助市民購買保險和立法強制保險公司提供有特定條款的醫療保險計劃,來紓緩公營醫療系統長期人手不足引發持續的壓力。
保險公司會做蝕本生意?
  這些特定的保險條款包括保證終身續保和人人受保等等。「終身續保」指不論受保人是否因入院而曾經向保險公司索償,皆可以獲得續保;而「人人受保」是指不論市民需要接受醫療服務機會的大少,皆可以購買醫療保險。
  單單看這兩特定條款便知道保險公司繼續經營有關業務便要承擔很大的風險,因為如果由政府資助保費,高風險人士(如長期病患者)必然會由公營醫療系統轉到私家醫院,享用保險提供的優質服務,更不愁出院後保險會被終止。眾所周知,保險行業是以風險高低來定出保費多少,如風險無限高的話,保費可否無限地由政府補貼?如果保費設定上限,保險公司會否做蝕本生意?
  事實上,現時本港已購買醫療保險的人士共有約360萬,當中近一半是由僱主提供給僱員的。按保險公司的資料,每年約有18萬至20萬新增的保單,醫療保險市場已屬平穩發展。看來,保險公司不在乎政府介入,令保險市場增加不明朗因素。
  即使保險公司願意承保,將來的醫療開支(私家醫院、醫生、藥物等)會否因為政府注資令更多人使用而水漲船高。保險公司會否為控制成本而限制病人選擇醫院和醫生的權利,指令醫生不得選用昂貴的藥物,以減低成本,甚至想辦法引用保險條款來拒絕賠償。保單會否增加墊底費,令受保人可申領的賠償大幅減少,也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不如花錢改善公營醫療
  我留意到近期電視和報紙的醫療保險廣告多了很多,不知道是否因為保險公司打算在自願醫保計劃推出前盡量吸收新客,以便在計劃推出後便索性停止接受新單,減低風險。我對自願醫保是否可行有很大的保留,政府應該利用500億元逐步改善現有公營醫療服務不足之處,以應付人口老化帶來的影響。

陳健波:節省公院開支 遠高於補貼
  上一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提出自願醫保計劃,當時的確令人眼前一亮,政府計劃在未來25年用500億元,去資助市民分流到私營醫院就醫,並諮詢三項建議,包括成立高風險池、新投保者折扣優惠、及資助儲蓄款項,以支付退休後的保費。
只剩高風險池 25年僅注資43億
  當時,我們確信計劃可幫助較有能力的中產人士,政府雖然要資助,但實際是除笨有精,因為計劃可以將原本使用公營醫療的中產人士,轉移到私營醫院,可以騰出資源讓其他人士使用公營醫療,亦達到公私營醫療均衡發展的政策目標,絕對是一個多贏方案。筆者曾與不少朋友談及計劃內容,大家不約而同都深感興趣。
  可惜,食物及衞生局剛對醫保計劃提出大幅修改,三項資助建議中只剩下高風險池一項,令計劃的吸引力大減。目前,所謂政府包底,是指高風險池之開支超越保費之虧損,將由政府包底。根據政府聘請的顧問所做的研究,40歲至50歲市民的標準保費每年約4,000元至5,000元,高風險人士要支付標準保費兩倍的標準附加費,即總共支付約12,000元至15,000元。顧問推算每年要補貼每人約7,200元,政府未來25年只需向高風險池注資43億元。
留在公院就醫 也要包底
  政府補貼高風險人士去參加醫保計劃,是否恰當?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這種高風險池模式,是為了達到公共政策目標而制定,不能單看政府在高風險池的開支,而應從整體醫療系統的效益去考慮。目前,公營醫院普通科住院服務,每日成本約為4,680元(公營醫院對非符合資格人士住院每日收4,680元的成本價),即是說每年7,200元的補貼額只等於1.5日公營醫院的服務成本,政府雖每年補貼了7,200元,但一個50歲的高風險人士亦每年付出了15,000元的保費。如果他們不參加計劃,留在公營醫院就醫,住院每日只需100元,政府也要包底。
  高風險人士基本上對醫療服務有較大需求,且會隨着年齡增加而不斷增加,甚至現在已是公營醫療常客。只要有足夠的參加者,他們能分流到私營醫院,長遠計,公營醫療系統節省的開支相信會遠高於補貼金額。

  (兩篇文章均經刪節,標題及分題為編輯所加。)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