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捍衛編輯採訪獨立自主之發言

 

香港係一個高度自由嘅社會,香港人都支持新聞自由,大家對傳媒一直都好支持。不過,近日出現唔少有關傳媒嘅負面新聞,包括明報總編輯嘅調任風波、及傳媒公信力創回歸後新低等,令人關注到傳媒長遠嘅發展。立法會今日討論傳媒嘅問題,我認為,傳媒公信力問題好值得社會反思。

 

近日,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發表咗新聞傳媒公信力調查,發現香港港傳媒整體公信力下跌至97年以來嘅新低,負責調查嘅學者認為,今次顯示出市民對新聞界嘅表現感到不滿意,而公信力下降嘅原因,就與傳媒嘅表現有關,由於有部份傳媒嘅報道及評論,未做到中肯持平,例如有傳媒用煽情嘅報道手法、或者政治立場有偏頗等等,同時報導內容亦不時出錯。

 

另外,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去年十月亦做咗一項調查,當時因為受到免費電視牌照風波嘅影響,市民對傳媒整體表現及新聞自由嘅評價都同時下降,但仍有53%嘅受訪市民對本港新聞自由表示滿意,不滿只有28%。調查又顯示,有53%嘅受訪者認為傳媒有誤用或濫用新聞自由嘅情況。

 

事實上,傳媒公信力創新低,雖然同新聞自由唔可能完全無關,但從上述嘅調查及實際嘅現象嚟睇,公信力下降同傳媒嘅表現有更加直接嘅關係。

 

長期以來,有部份傳媒唔重視新聞客觀公正嘅原則,以嘩眾取寵或惡意謾罵嘅方式去報導新聞,新聞取材完全唔理中立及平衡,或者用纏擾不法嘅方式去達到採訪目的。此外,亦有部份節目主持人喺主持節目時,用有佢講無人講、甚至惡意攻擊嘅方式去主持,令到節目失去中立及平衡。傳媒呢啲處理新聞嘅手法,或者可以理解到點解市民對傳媒嘅評分會不斷下跌。

 

我聽過唔少朋友講,呢啲吵吵鬧鬧嘅報導或聲音,起初可能會覺得好得意,但聽聽下就會感染到呢啲負面情緒,會覺得自己最重要,乜都係自己啱晒,全部都係其他人嘅錯、政府嘅錯、社會嘅錯,心情就會越來越差,更變成只喺會用批評及謾罵嘅態度,去對家人或者身邊嘅朋友。所以,好多人最後都選擇唔再聽唔再睇呢啲訊息。

 

今日議會上,有好多議員都講到新聞自由嘅問題,但大家可能無留意到,新聞自由有一個孖生兄弟,就叫做新聞操守,或許叫新聞道德。有新聞自由就一定有新聞操守,由新聞操守去約制新聞自由,如果只係講自由唔講操守,自由無限擴大,一旦被存心不良嘅人利用,好容易就會變成一個惡魔。新聞自由係社會公器,係堅守新聞道德嘅傳媒工作者手中嘅利器,而絕對唔係一啲無操守嘅人嘅保護罩。

 

當然,我上面所講只係部份傳媒,我所認識嘅傳媒朋友,大都敬業樂業,不但會用專業而嚴謹嘅態度去處理新聞,而且維護新聞自由之同時,更會謹守新聞操守,值得我哋繼續去支持。事實上,傳媒朋友工作時間長,但收入卻不成正比,而且近年新媒體發展迅速,傳統媒體營運會越來越困難,實在有需要得到社會更多嘅關注。

 

最後,我都想講下明報事件。我當然支持新聞自由,作為訂閱咗明報接近40年嘅讀者,我好希望明報可以繼續堅持過去多年沿用嘅編輯方針,包括平衡、中肯及全面嘅報導,例如既要報導批評政府嘅消息,亦要報導政府施政困難嘅地方,俾讀者全面掌握實際情況,我認為呢啲先至係明報過去引以為傲嘅傳統價值觀。事實上,明報讀者比較多係持平嘅中產階級,佢哋希望接收到嘅係全面、唔係側埋一面嘅訊息。

 

今次明報有好多編採人員企出來表達立場,顯示出佢哋真係有擔心,但我想指出,報紙一方面係以商業原則營運,另一方面又肩負社會責任,所以喺營運嘅角度睇,老闆任免傳媒高層人員係無可厚非嘅事,大家要關注嘅,應該係被委任嘅人日後可唔可以履行到社會賦予嘅責任,如果做唔到,就有理由去批評,總唔可以事件未發生就先定罪。況且,如果老闆作出錯誤決定,讀者自然會離棄,老闆自然亦要改變。所以,我認為現階段去判斷事件,實在言之尚早。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