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之發言

好多謝毛孟靜議員提出今次嘅議案,令我可以以自己親身經歷,講下李慧玲事件。而家講李慧玲嘅事,好似落井下石,但我相信,我親身嘅經歷有助大家理解事件。我亦相信我嘅發言,日後可能會令我受到更多無理嘅攻擊,但我都決定要講。

我哋成日講新聞自由,或者換個角度叫編輯自主,但大家有無留意到,完整嘅新聞學思想中,新聞自由有一個連體嬰,叫做新聞操守,兩者係互為一體,有自由就一定有操守,只講自由不講操守,就遲早會出現傳媒人濫權嘅現象,甚至出現傳媒霸權。新聞工作者責任大權力亦極大,如果唔講操守,可以變成好嚴重嘅問題。

根據記協喺網站上刊登嘅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第一條就指出,新聞從業員應以求真、公平、客觀、不偏不倚和全面的態度處理新聞材料,確保報道正確無誤,沒有斷章取義或曲解新聞材料的原意,不致誤導大眾。我認識嘅傳媒朋友,好多都具備呢啲優良傳統,但實際上呢啲守則,只係有良知嘅新聞工作者會自覺遵守,一旦出現不顧操守嘅傳媒人,社會根本無法監察,因為任何嘅批評,都會被指為干預新聞自由,罪大惡極。

今日我哋討論李慧玲事件,無可避免要討論到李慧玲本身及佢做節目嘅手法,因為呢啲因素會直接影響到我哋對事件嘅判斷。李慧玲作為重要嘅節目主持人,我覺得佢主持作風偏頗,甚至以偏概全,如果以新聞操守來衡量,不少都違反咗。事實上,曾經有商業電台嘅記者打電話俾我要求訪問,其中有前線記者有高層人員,而當我表達擔心商台會否公正處理我嘅言論時,佢哋立即同李慧玲划清界線,表明佢哋喺新聞部,而李慧玲係節目部,佢哋係專業記者,一定會公平對待所有人,而結果佢哋亦都做得到。但一般市民點分得開新聞部同節目部,當然商台節目部亦有持平嘅主持人。

市民主要係從各個傳媒渠道接收資訊,傳媒工作者掌握社會公器,除咗監察政府運作外,一個非常重要嘅功能,就係要提供事實,令市民掌握全面真相,然後對社會各種狀況作出回應。所以,如果傳媒只係選擇性提供資料或者偏頗嘅評論,市民一定會因而作出偏差反應。

我就用最近一個例子去說明一下。上月發生郵輪旅客拒絕落船事件,李慧玲助手打電話到我辦事處,要求我在李慧玲節目講郵輪保險賠償問題,當我回覆佢助手時,距離佢哋節目開始嘅時間不多,由於郵輪保險比較專門,我要花時間掌握不同保險公司嘅保單情況,先至不會誤導市民,所以我建議搵做開郵輪保險嘅專家俾佢哋訪問,跟住我立即聯絡保險業聯會要求為商台安排訪問,雖然聯會其後未能搵到專家去做訪問,但就提供咗書面答覆,更打電話通知佢嘅助手,而呢位助手亦確認將書面回覆交俾李慧玲,保險業聯會通知我呢啲書面回覆亦提供咗俾其他查詢嘅傳媒。我其後亦忙於向多位專家查詢,了解不同賠償嘅情況,並回覆傳媒查詢,明報亦有報導我嘅資料。所以,話我同保險界無回應事件,係不正確。

但可惜嘅係,李慧玲喺節目中完全無提到書面答覆,只係攻擊我同保險業界,話我哋唔肯評論。隔咗幾日,仲要喺佢嘅報章專欄再鬧一次。今次事件令我覺得,佢唔係關心郵輪嘅遊客,如果關心,一定會先引用聯會嘅書面答覆,講下一般嘅賠償情況,但佢無咁做,只係鬧人唔接受佢節目訪問,咁做法完全唔係報導事實,而係扭曲事實。基本上,我好難認同李慧玲係專業嘅傳媒人,只係覺得佢公器私用,用電台、報章專欄去攻擊我同功能組別。我亦聽過好多議員同官員講,唔會接受佢訪問,因為有太多唔合理嘅遭遇。

我一向認為,一位專業嘅節目主持或事時評論員相比起新聞記者,可以有更多獨立見解,甚至敢於挑戰權威,但必須建基於新聞操守之上。我其實亦接受過商台同其他節目主持訪問,雖然佢哋問題一樣尖銳,但大致做到尊重事實、不偏不倚,大家都可以暢所欲言,清楚表達各自嘅觀點。李慧玲其中一項被人詬病嘅地方,就係有佢講無人講,據稱甚至有受訪者收線後,繼續單方面批評,令人無法反駁。

除咗最近呢次郵輪事件,我被佢訪問次數不多,但有被針對嘅感覺。回想翻零八年九月,我首次當選立法會議員,但我十月才宣誓,所以仍未上任。當時我對傳媒運作仍未了解,發生了AIG事件,當時有不少傳媒都想知道買咗相關保險公司保單嘅人應該點做,呢個問題極度敏感,因有相關公司有二百萬份保單,唔正確嘅資料或者意見可能引發類似銀行擠提嘅危機,只有清楚該公司財政狀況嘅保險業監理處先至可俾意見,所以我當日已要求保監開記者會,保監亦同意在當日下午五點開記者會,我辦事處亦主動通知傳媒出席。但李慧玲喺當日節目中任意攻擊我,甚至喺佢嘅專欄上話我不見人影,仲話要登尋人啟示,言詞尖酸刻薄,連我親友聽到都極不開心,仲問我點解傳媒會用咁嘅手段去做新聞。

李慧玲被商台解僱,自然都會唔開心,但佢應該自我檢討,要學習做得專業一啲,訪問最重要係提供正確及專業嘅資訊俾市民,所以要提供足夠時間及問題詳情,俾受訪者準備,而唔係用大氣電波同報章專欄去攻擊人。事實上,即使政見不同,佢亦應該尊重其他人嘅想法,因為言論自由係非常重要嘅。

今次嘅解僱事件,相信同新聞自由無關。根據傳媒嘅報導,李慧玲被解僱可能有三個原因,一是同老闆及上司不和,二是節目收聽率不斷下跌,三是李慧玲想跳槽。其實,李慧玲轉身已在新電台開咪,所以滅聲嘅講法並不成立,市場上仍然有佢發言嘅空間。此外,同老闆及上司不和,即使係傳媒機構,如果大家無互信基礎,喺現實之中亦難以合作落去。

最後一點,就係收聽率下跌,呢一點無法確認,但亦係預期之內嘅事,因為我聽好多朋友講過,聽佢嘅節目起初的確有官能刺激嘅作用,聽佢鬧人鬧得好過癮,但慢慢會令人覺得乜嘢都係人哋唔啱,感覺會好負面,最後漸漸唔再想聽,呢類聽眾應該唔少。以上各項原因都有可能,請唔好將新聞自由嘅光環放在自己頭上,否則只會侮辱咗新聞自由。

我花咗咁時間去分析,主要係想講李慧玲事件只係一件比較複雜嘅勞資或者人事糾紛,有人企圖將事件同新聞自由掛鈎,講成同商台續牌有關,只不過係想事件政治化,以達到個人嘅目的。事實上,商台雖然無咗李慧玲,但我唔覺得商台言論自由受到傷害,節目主持仍然暢所欲言。我希望李慧玲明白,除非佢改變敵對及偏頗嘅態度,否則我係唔會接受佢嘅訪問。

我做人處事,盡量與人為善,但對一啲無理取鬧、抱有私心,而且公器私用嘅人,係痛深惡絕,因為正正係社會上有啲咁嘅人,令到香港係攻擊同鬥爭中沉淪。日後,如果李慧玲唔再寫專欄,希望社會唔好隨便就同新聞自由扯上關係。

主席,我反對用特權法去查今次事件,因為事件嘅因由其實已經相當清楚。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