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捍衞學術自由議案之發言

近日有人公開質疑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所做嘅民調,係咪有唔妥善嘅地方,一時間引起社會熱烈討論。我對民調研究方法無深入嘅認識,但近日睇咗各方面嘅爭議,相信好多市民同我一樣,心裡面有好多疑問,希望相關嘅研究人員能夠進一步解釋。

首先,我要指出,自由係香港嘅核心價值,而學術自由更加係本港珍貴嘅資產,我相信無人會話唔支持。不過,我相信今次嘅事件,唔應該隨便就上綱上線,將之等同為干預學術自由。事實上,學者提出自己嘅學術研究,喺公開發表後,會有機會被其他學者或社會人士質疑、甚至挑戰,提出嘅學者通常都會作出辯護,務求令有關研究能夠精益求精,而只有經得起考驗嘅研究,先至會被學術界、社會接受,學術水平提高。

同樣道理,鍾庭耀公佈咗佢嘅民調研究,有人質疑佢處理嘅方法,我哋無理由話佢喺受到干預,有關嘅民調研究同樣需要面對公眾,面對外界對佢嘅質疑,呢啲都係學術界經常發生嘅事,問題係外界嘅質疑係咪有道理有根據,如果係無道理,研究嘅人員可以據理力爭,只要能夠清楚解釋,社會一定會支持。不過,如果質疑係有道理,研究嘅人員亦需要檢討。
今次事件引起爭議嘅地方,係有人質疑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喺3月所做嘅調查,當時喺998受訪者中,有615人俾特首50或以上嘅分數,當中29人俾100分,383人俾50分以下,有91人俾0分。質疑嘅人士認為,民調公佈特首民望為47.5分,但實際上逾六成受訪者俾50分或以上,認為民調平均分嘅計算方法,未能準確反映特首民望,因為有太多人俾0分,質疑港大民調沒公正持平發布數據。

我對調查嘅方法當然唔太了解,但作為一個普通市民,睇到有關嘅數據後,就會覺得好疑惑,點解有逾六成受訪者俾了50分或以上,但結論會變成唔合格,而一般市民當然唔會明白係因為用平均分嘅計法。由於特首民望係一個敏感題目,同時民調有好大嘅指標作用,對社會有好大影響性,所以喺有責任做到各界都信服。所以,有人提出質疑,唔能夠話係唔合理。

鍾庭耀其後出嚟解釋,從未以50分作為民望評分「合格」指標,50分只係代表「一半半」或「中性」,但質疑嘅人就提出例子反駁,指他的確有講過50分係合格,包括第11期嘅《民意快訊》中寫過:「彭定康所得的分數一直能夠維持在五十分的合格分數以上」。 鍾庭耀點解咁講,我唔想隨便下判斷,但作為一個有睇報紙習慣嘅市民,就一定好疑惑,報紙成日話特首或某官評分合格或唔合格,點解未聽過鍾庭耀公開澄清,任由報紙長期誤解佢嘅意思?

另一項令人感到疑惑嘅,就係調查嘅透明度。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原來一直沒有全面公開評分嘅原始數據,當有人質疑後,就喺網站加上原始數據嘅資料,但就要用特別軟件開啟,同時鍾庭耀喺網站表示: 「這種透明度,已經超過一般學術與專業要求,希望社會人士珍惜」。老實講,商界就話商業秘密,但學術研究應該提供充分嘅證據或數據,去支持研究嘅分析,高度透明理應係必須嘅事,而目前嘅事件明顯俾人嘅印象係透明度十分不足。

以上我嘅疑惑,相信亦係好多人嘅疑惑,希望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能提供到令人信服嘅解釋,平息大家嘅疑問。總結而言,我認為,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喺公佈評分調查後,有人提出合理嘅疑問,並提出一定嘅理據,唔應該被視為干預,而係一個合理嘅質詢。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