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2014年撥款條例草案》第3項合併辯論第二次發言

今年預算案繼續有議員提出超過一千項修正,當中內容大都係為咗拖延會議,變相令立法會癱瘓,同時令政府唔能夠順利得到撥款,為政府制造麻煩,佢哋美其名係為市民爭取權益,實際上只係為咗增加自己嘅曝光,增加自己嘅政治本錢,希望市民不會被佢哋欺騙。

今次嘅拉布,有議員表明係要爭取全民退休保障、或者每人派一萬,所以就想盡辦法阻礙法案通過,佢哋以為可以企喺道德高地上。不過,佢哋唔好當市民傻仔,無論佢爭取嘅目標係幾高尚、幾偉大,但用咗唔正當嘅方法,政府無可能接受。事實上,從本質上睇,拉布同挾持人質好類似,佢哋其實係威迫緊政府,如果唔肯就範,就令到公務員無糧出、弱勢社群無綜援攞。甚至其他議員都好似被人挾持緊,被迫坐喺度參加一個明知係幫拉布議員出風頭嘅會議,你唔出席就流會,拉布會議又會再被拉長,結果大家要做一個負責任嘅議員,就被迫留喺度開會。拉布嘅議員其實係利用議會嘅機制,挾持緊社會、以至整個政界。

老實講,面對一啲激進手段,政府亦無可能喺咁嘅情況下就範,否則開咗個先例,日後社會日日會有人用盡各種激進手段,甚至破壞社會秩序,去迫政府做嘢、或者向政府爭取資源,本港社會更加無安寧嘅日子。

正如我之前所講,就算要爭取嘅事幾咁偉大,亦應該用正當嘅渠道,唔應該用旁門左道。拉布嘅議員如果對退休保障制度有真知灼見,可以公開向立法會同社會推介,爭取市民支持,如果佢哋嘅計劃係咁正,政府及各大政黨都無可能唔面對,但可惜佢哋嘅建議問題多多,包括要社會長期孭起一個越來越重嘅包袱,所以一個負責任政府一定要詳細研究,拉布議員就用咗挾持呢一招。

我認為,本港完善嘅退休保障制度應是多層次嘅多支柱制度,包括有由政府資助嘅退休計劃,但這些資源必須用於最有需要嘅市民身上,所以必須有資產審查,令到有限資源能夠令有需要嘅市民得到最多嘅援助,而唔係全民式嘅退休計劃,個個有份,但咁多人分,每人分得好少,有需要嘅人根本唔夠生活。

講番拉布嘅問題,拉布議員散布歪理,話開會人數不足,係建制派議員責任,其實每個議員有糧出就有責任開會,邊個不能出席令會議流會,無論佢係建制派定係泛民議員,責任都相同,一樣要負責。但當然最大責任梗係叫點人數,但自己走番出去嘅議員,真係極不負責,重要賊喊捉賊,上次流會明明係王國興議員及時返入會議廳,但長毛走番出去,佢竟然可以話王國興走去飲咖啡,將責任推俾王國興,屈人手法,真係屈得就屈,到咗無所不用其極。

另外一個歪理就係話某官員做得唔好,所以就削減佢幾多人工,講到好似政府唔使跟僱員合約,鍾意削幾多就幾多,如果按咁嘅邏輯,好多議員人工可能要削到斗零都無,如果講到自己咁醒咁偉大,應該先做示範,先削自己人工,以謝天下。

第三個歪理,係講到好似佢哋點出咗好多政府問題,政府錯晒,例如佢哋話流浪狗被人道毀滅嘅數字,政府唔公佈,係靠佢哋幾千條問題至問到出嚟。其實,近年政府已多次公開過有關數字,報紙亦廣泛報導過,而立法會文件及質詢都有列出過,甚至本會都辯論過相關問題,點可能無公開過。我好擔心某位議員講得多,自己都以為係真,精神分裂,繼續走火入魔,脫離現實,亂咁鬧,對公務員團隊極不公道,係極不負責行為。

最可悲係本會好多議員已經多年來溫水煮蛙,對呢啲不公義行為,視若無睹,議員都係人,人性係欺善怕惡,我明白。事實上,邊個敢鬧佢地,佢地就會瘋狂追咬,同埋胡亂叫點人數去發洩,靠大聲,一味靠惡,其實都幾得人驚,但如果怕惡人狙擊就唔敢出聲,可能會明哲保身,但咁做只會助長歪風喺議會越趨越烈,更對社會做成壞影響。

最後,必須講到剪布嘅問題,修改議事規則始終係最正路嘅做法。有泛民議員認為,拉布係核彈,係留番有重大議題先至用,例如23條,但可惜有人一年拉幾次布,已經將核彈變成臭彈,真係神憎鬼厭。我希望泛民議員明白,拉布已經嚴重影響財委會、工務小組、同其他事務委員會嘅運作,現有嘅規則喺多年前訂立,係「防君子、不防小人」嘅,議事規則已失效,令議會淪為少數人嘅娛樂場,市民睇見就眼冤。所以泛民如果乜都唔做、坐以待斃,以為人哋會玩夠就停,回歸現實,想法係太天真、太傻,一定會令到市民對泛民失望,流失選票係必然結果。

我認為,立法會必須要檢討議事規則,提出完善嘅剪布機制,不過,呢個機制一定會有好大爭議,相信需要長時間嘅商討,但有一啲可以盡快去做,包括修改點人數的方法、厘清臨時動議嘅數量等等,即使會議出現拉布,亦可減低有關制度被拉布者利用嘅機會。

(由於梁國雄不斷批評本人之前的發言,本人隨後在會議上作出簡單的發言,如下:)

我唔會中長毛計,幫佢拉布,我指出拉布議員嘅惡行,就預咗佢地會追咬我。但我好希望佢地明白,剛才發言係我肺腑之言,我花咗五、六個鐘頭寫出嚟,正如我剛才發言所講,邊個鬧佢地,佢地就會瘋狂追咬,同埋胡亂咁叫點人數去發洩,剛才長毛即刻表演咗比我睇,但係為咗唔好浪費大家時間,我只係發一個簡短嘅聲明。我係唔夠長毛狡猾,唔夠長毛惡,唔夠佢狼戾。對我嚟講,佢講乜野並不重要,因為大部分係廢話。我相信市民心中自有判斷。同埋,我會同佢講:「行開啲啦!」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