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的體會

原文刊載於10月29日及11月3日的明報

佔中原本是社會運動,原本是針對2017 年行政長官的選舉辦法,但這場運動其實暴露出不少社會深刻的矛盾。
青年及學生是佔中的中堅分子,我的印象中,他們是一班有理想、有熱情及本質善良的人,但年輕人衝勁有餘,難免自我為中心。他們相信自己爭取的是崇高理想,自信是代表公義,即使透過非法行為去爭取,都是犯法不犯罪,他們相信並無問題,反而認為其他人都應該服從。如果從抗爭的角度看,抗爭是需要籌碼,佔領就是他們的籌碼,而他們根本不在乎籌碼是非法所得,給人的印象是,青年人無認真去考慮佔中為市民帶來不便,亦無仔細想過廣大的市民是否接受。難怪有不少人認為,他們爭取民主,但行為卻違背了民主精神。
佔中運動原本強調和平理性,但結果屢屢出現混亂的衝突場面,我認為,要分析今次的局面,應先將參與者分成兩個部分。參與今次運動的青年及學生一直都和平理性,他們是為理想而上街,目的都是為了香港,但除了青年及學生外,有不少原本屬於多個不同激進組織的成員,他們大多是數月前衝擊立法會的激進示威者,現在不再穿上激進組織的外衣,卻以市民的身分混進群眾之中,實質伺機引發衝突,他們根本不會聽命於佔中三子、學聯及學民,只服從所屬激進組織的指揮,和平理性的青年及學生反而成為他們的保護傘!這點實在令各界始料不及,亦令到問題變得複雜,更加難解決。
另一方面,我相信,本港的教育工作亦似乎出現了問題,青年人崇尚普選的神聖,但大部分人對民主的內涵都甚為模糊,以為有普選萬事就可解決,但就完全沒有想過歐美、日本、印度、菲律賓、泰國、台灣、印尼及馬來西亞等普選制度成熟的國家或地區,他們的問題,無論政治、經濟或社會問題,往往比香港更多更複雜,普選並非靈丹妙藥,解決不了貧富懸殊、失業高企、青年人上游及經濟失衡的問題,制止不了政治內耗、貪污舞弊及軍人干政的弊病。青年人關注香港前景,除了重視政制發展,更應嚴守法治,而非以身試法,應該參與推動經濟發展,而非阻撓經濟發展。
青年人不了解一國兩制真諦
同時,有必要指出,青年人都不了解一國兩制的真諦,更加不了解內地,以為香港可以獨自決定政制發展,可以無視中央對香港的決定,沒有想過如果香港可以,國內其他地區,包括新疆、西藏及其他省市,為何不可以?中央以後如何管治?
順帶一提,近期有不少家長帶小朋友參觀佔領區,認為是一種公民教育,但各位家長有無細心想過,教導小朋友追求理想的崇高,但完全不提或漠視阻礙公眾地方是違法行為,會令小朋友忽略合法爭取權益之重要性,甚至以為為達崇高目的就可以不擇手段。
近日有人提出修改《基本法》,青年人大概不知道基本法的制定,亦經過很多風波,經過很大爭取與妥協而成,有好多人以為基本法是香港的緊箍咒,但實際上是香港的保護罩,保護我們的制度不變,在沒有得到各界的共識下而提出修改,無疑是自行刺穿我們的保護罩,後果可以不堪設想。
香港目前的風波,表面上是政制爭拗,但實際有更深層次的社會矛盾,就是青年人缺乏上游機會。事實上,佔中發起人起初擔心沒有足夠的支持者參與,卻發現青年及學生積極投入,結果一場原本預計是全民性的社會運動,變成學生及青年人為主的運動。歸根究柢,在社會各界階層中,以青年人對社會的怨憤最多,而政府長久以來都沒有做好青年人及人口政策,現在就吃盡苦頭!我在上一屆立法會中已經多次指出,現今全球大部分已發展地區,經濟發展已經成熟,社會發展空間變得有限,青年人憑奮鬥而成功的個案,已經變得愈來愈少,上游機會大幅減少,最終一定對社會產生強烈的不滿情緒。其實,類似的情况在外國亦有出現,在青年失業率高企的國家,經常有青年人因不滿社會某些問題而上街。
火山爆發後,地形往往出現新變化,而佔中出現後,本港的政治生態也難免會出現劇變,香港將會何去何從?
火山爆發後,地形往往出現新變化,而佔中出現後,本港的政治生態也難免會出現劇變!我認為,至少在政治、經濟、法治及中港關係等層面上,都會有變化,我個人的看法比較悲觀,相信只會變得更差!
明顯地,第一個出現變化的層面,一定是政治環境。佔中始終會有完結一日,但事件已令社會嚴重撕裂,政治爭拗將永無止境!過去,爭拗焦點通常集中在政治或重大議題上,一般經濟及民生問題,仍然可望獲得議會及社會支持,社會雖然面對激烈的政治內耗,但仍然能順暢運作。可惜的是,目前的局勢已令到政府及反對派徹底決裂,反對派議員將會想盡辦法阻撓政府施政,近日已有議員提出不合作運動,政府施政將舉步維艱。
香港進入欲速不達新時代
本港政府過去施政一向快速、高效率,並以此而引以自豪,可惜面對今日的政治氣候,政府及官員必須醒覺,香港無可避免要告別施政高效率的年代,進入欲速不達的新時代。我認為,在這新時代中,政府無論制訂或推銷政策,都要以精益求精的精神,甚至慢工出細貨的心態,務求政策能緊貼社會需求,對真正受政策影響的市民加以關懷照顧,而且政策要做得周密精準,隨時可以面對反對人士的挑戰。官員要調整自己的心態,要用更多時間做好準備工夫,並且要放下精英的身段,主動到社區聽取民意及爭取支持,有關的工作一定要做得妥妥當當。
我曾經參加立法會一個考察團,到南韓了解當地處理廢物的經驗,原來當地興建焚化設施時,亦遇到居民強烈反對,南韓官員花了大量時間做解釋的工作,並坦誠與居民深入溝通,開了數以百計的會議,包括帶居民代表到海外參觀最先進的焚化設施,又安排著名的專家向居民解釋,最後更為居民提供電費補貼及美化社區,做法情理兼備,最終都說服到居民同意。我們見到南韓成功的經驗,亦應了解到當地官員深入社區做了大量工作,成果得來毫不容易,值得我們借鏡。我相信,政府首先要明白社會趨勢的重大變化,並改變政府行事方法,推動政策的工作才有機會成功。
另外,我想指出,網上社交媒體的影響力已經去到可以影響年輕人的集體意志,政府對此似乎未有足夠的重視。回歸前,港英政府施政相對簡單,只要透過傳統的諮詢渠道,得到各界領袖的認同,政策就可以推行。但今日社會,除了要面對傳統渠道外,政府還要面對網上新媒體公審式的批評。須知道,網上的虛擬世界充斥住各樣毋須負上責任的意見,有不少都是相當極端,消息亦都真假混雜,激進者容易透過新媒體將政策醜化及荒謬化,以凝聚更多反對的聲音。所以,政府應更主動去面對網上新媒體,對於網上一些以假亂真、以偏概全,甚至是非顛倒的批評,官員要用清晰的理據,及時駁斥,否則日後就算有理亦講不清。
同時,官員聽取民意時,亦應分清楚什麼是真正市民的需要,而無理的要求則要駁斥,不能毫無原則地去滿足不合理的苛索,將聽取真正民意變成不問因由去取悅民意,結果聽民意不成反被民意戲弄,施政一樣會走入死胡同。我相信,政府官員以後都應以此為座右銘: 「理直氣壯、欲速不達」。
其次,不能不提法治精神的問題,目前發生的事件實在令到親者痛仇者快!正如大律師公會所言,本港法治危如累卵、破在旦夕!我們過去一直將法治精神奉若拱璧,但現在法庭頒下的命令竟然有法律學者可以置之不理,有法律背景的議員可以視若無睹,有學生竟然說會接受起訴亦不會遵守法庭命令,實在令人震驚。
我希望他們都能看清楚大律師公會的聲明,特別是以下幾句: 「當法庭命令受到群眾故意集體違抗,必然引致直接冒犯法治的惡果。同樣,公開呼籲群眾集體違抗適用於他們的法庭命令,法治必遭侵蝕,這是無可置疑的。」
中港互信互諒才有出路
須知道,香港今日的成就,法治是最重要的基石,今日有懂得法律的人帶頭不尊重法庭,他日必會有人有樣學樣,日積月累,任何的基石都會倒塌。事實上,佔中事件原本未必會對本港長遠經濟有巨大影響,但法治的鬆弛,就可能引起軒然大波。有外資公司的朋友對我表示,原本以為香港政治穩定及崇尚法治精神,不會比新加坡差,但現在開始感到憂慮,擔心投資得不到保障。試想想,外資原本對本港最有信心,就是法治精神,假如他們信心動搖,後果會如何?
此外,佔中事件即使完結,但激烈的抗爭風氣將會成為社會的常態。過去,本港的示威文化中,即使有激烈的衝擊事件,但始終是少數,大部分示威請願者都是和平理性及服從警方安排,但今日示威者可以霸佔馬路、與警察對抗,甚至不理法庭禁制令,而政府至今束手無策,其實助長了這種激進思想。市民將來要爭取權益,無論事件大小,可能都走去霸佔馬路或衝擊政府,和平請願將再難有市場。同時,經過佔中事件的演練後,社會上將有一大批有組織能力及能與警方對抗的示威者,相信大型、激烈的示威事件將會不斷發生,市民應有心理準備。
最後,中港關係亦難免受影響。回歸初期,中央以高度信任的方式,落實港人治港,但17 年來,中港關係愈走愈遠,佔中事件更令中央擔憂,相信在中央權力範圍下一定會對香港看得更緊。無論如何,中港互不信任的情况,一定對本港有很大的傷害,本港經濟及金融架構早已與內地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如果兩地經貿合作步步為營,本港經濟難望有大發展,亦會令外國投資者對本港失去信心。至於政治方面,我個人認為,中央亦明白到民主化對香港及中國的重要性,香港對國家來說,正好是一塊試驗田,試驗如何用摸着石頭過河的原則,逐步去落實民主化,如成功落實各方都會得益。所以,中港能夠維持互信互諒的關係,而非對抗的關係,香港才會有出路!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