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爸 貓爸 挑剔放任同樣是愛

保險界立法會議員陳健波一直對兩名兒子嚴厲管教,他重視成績,曾擔心兒子做不了醫生、律師而前途堪憂,訓斥起來也不留情面,是典型「虎爸」。直到長子在外國被寄宿家庭逐出家門也不願回港,他才意識到自己做父親的失敗,自此改變,以前只有挑剔,現時談起兒子卻自豪滿滿,親子關係更進一步。與陳健波相比, 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則是「貓爸」,下廚、接送子女甚至為他們執房。平日溫厚謙謙,但遇上危機時貓爸十分堅毅,是一家人的堡壘和支柱,子女亦一改平日的冷酷,長女寫下令他落淚的信,長子到佔領區照顧他,幼子不甘爸爸被抨擊而情緒受困擾,為此與他真情對話。兩個風格不同的爸爸,在今日父親節分享他們的親子故事。

陳健波悔傷兒心今補過
初為人父母者,大概都要邊做邊學,有不妥當時需「及時止損」。回顧前半生的教仔歷程,年過60的保險界立法會議員陳健波坦言自己很失敗, 「做過好多離譜的事,個仔仲生存到都要偷笑」。他經得住壓力,教子時也是「虎爸」,要求兩個兒子要有好成績,上完補習班他還要親自幫兒子補課,若成績不理想便會嚴厲斥責,極少讚揚。雖然漸覺應關愛教育,但知易行難,直到長子寧願在外國吃苦也不願回港,他才意識到做父親的失敗,逐漸學會欣賞兒子長處。事隔多年他對長子說:「對唔住,你細個時我對你好衰。」自此他決心要多讚揚、少斥責,希望有機會可彌補過失。
被母「由細打到大」教子循舊法
陳健波的兩個兒子都已大學畢業,他自己「由細被阿媽打到大」,長子出生後他也沿用此方法教育:訓斥起來不留情面,試過體罰, 「例如用波板拍一拍佢」。那時他就算見到長子只用左手寫字,也堅持「糾正」,直到孩子因焦慮把手抓損才作罷。他重視成績,長子中學時代放學後每日都上補習班,回家後父親再「接力」為他補習,但成績仍欠佳,捱了不少罵。
評長子優點二三短處二十
他說,長子通常默默忍受責罵,唯獨有一兩次被冤枉偷懶,便哭喊着反駁「我已經好勤力!」最後父子攬着一起哭,他才反省是否給了孩子太大壓力。教育過程中,他已逐漸意識到不能一味批評,但行動上卻沒改進。長子中學時,他寫下長子的優、缺點,結果優點只有兩三項, 「純品、聽話、有對好父母」,缺點則洋洋灑灑列了20多項:成績差、偷懶……本意希望長子改進,卻全沒顧及會否傷了孩子心。多年後他承認,長子當時優點不少,是他眼裏太重視成績。
長子會考僅10分,於是被送到美國讀中學,當地教師經常讚揚,令長子增加自信、愛上學習。唯一障礙是與寄宿家庭關係緊張,長子出於好意勸誡屋主改掉壞習慣,卻令對方感到被冒犯,屋主一度要趕他走。陳健波說,在電話中聽到兒子哭訴就算被逐也不願回港,頓覺「我做父親真的好失敗,兒子在外國那麼辛苦都不願回家」,終於「的起心肝」決定多一點讚揚、少一點斥責,又代向寄宿家庭溝通,成功化解矛盾。後來兒子升讀不錯的大學,回港後加入保險界。
子哭訴拒回港頓覺失敗冀改過
現時一談起長子,陳健波掩飾不了自豪神色,大讚他唱歌動人、性格好……他到現在仍然幫長子「補習」,只是內容變成保險專業試,過往常罵「搞錯呀你咁都唔識?」、「乜你咁蠢㗎!」,現時則會說:「我知你讀書差,不過只要努力,爸爸怎樣都支持你。」談起長子內向、怕出錯,陳健波總會內疚,覺得兒子是被自己罵到怕了,有時會想:若長子可發揮音樂天賦,現時的路或許不同。一年多前他鼓起勇氣道歉,向長子說對不起,曾經對你好差,長子只是笑着反問「係咩?我不記得了。」他說,會用行動證明轉變,之後要更加對長子好,盡量在專業上給他指導。
說出這段故事,陳健波表示,是不想其他家長也犯這種錯, 「小朋友分不同類型,不是每個都有好成績,要發掘他們的長處,不能催迫」。好在平日他顧家,故就算多訓斥,父子關係也不差,他盡量推掉應酬,與家人吃晚餐,周末又去街市買菜下廚,兩個兒子每次生病他都陪他們看醫生。相比長子,陳健波說幼子成長幸運得多,一來成績較佳,較少捱罵,二來在長子身上用錯教育方法,對幼子可即時改正。今日父親節,一家人準備好好吃餐飯,平日兩個兒子喜歡吃他煎的蠔餅,「大廚」今日決定外出用膳, 「父親節當然不可以再要父親操勞啦!」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