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吸引金融科技初創公司在港發展提出的書面質詢

據報,有不少金融科技初創公司(初創公司)於亞洲發展業務時,首選落戶新加坡而非香港。有評論指出,出現上述情況是因為新加坡政府對金融科技發展的充足財務支持,以及較具彈性的監管制度。新加坡亦提供測試環境(俗稱「沙盒」(sandbox)),以測試創新產品及服務,而英國及澳洲亦有類似做法。另一方面,香港金融管理局現時採取的「風險為本」和「科技中立」監管原則缺乏彈性,以致不少初創公司卻步。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當局會否研究在香港提供「沙盒」測試環境,以鼓勵初創公司來港發展業務,並以香港作為其亞洲業務的據點;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以及是否有其他方案可達致相同效果;

(二)鑑於香港現行的監管法規亦適用於以新模式營運的活動(包括個人對個人的網貸或股權眾籌集資),而該等活動如涉及向公眾作出購買證券的要約所須遵守的規定,比只涉專業投資者的活動所須遵守的規定嚴格,當局有否檢討現行監管制度的豁免條款,是否有利於初創公司發展業務,以及有否研究引入更多豁免條款的可行性,以容許初創公司有限度地向非專業投資者提供其新產品及服務;若有檢討及研究,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及

(三)參與投資推廣署於本年一月舉行的StartmeupHK創業節的(i)內地企業家、(ii)創業投資基金,以及(iii)內地相關機構的數目分別為何;當局現時有何措施,加強香港作為金融科技企業進軍內地市場踏板的角色;當局會否更主動與內地當局合作,舉辦更多金融科技大型交流活動,以及更積極地邀請內地投資者參與,以加強香港作為亞洲金融科技樞紐的角色;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一)在推出創新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時,政府會在促進市場需求以及投資者的認知和風險承擔能力之間取得平衡。

  關於設立「沙盒」方面,我們留意到若干海外金融監管機構,包括英國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澳大利亞證券及投資事務監察委員會及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均以非常審慎的方式為「沙盒」設限,並僅為符合嚴格資格準則且已為潛在投資者設有保障安排(包括透過設立爭議解決機制及賠償安排)的特定類型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一個有限的放寬或豁免規則環境。我們會密切留意「沙盒」正式推出後的情況,以及研究香港現行豁免條文可否達致類似效果。

  舉例來說,去年通過的《支付系統及儲值支付工具條例》設有豁免條文,使某些不會對使用者、支付系統或金融體系構成重大風險的儲值支付工具,無需向金融管理局申請儲值支付工具牌照亦可運作。業界人士對此表示歡迎,認為豁免安排亦可達致以較小規模,把創新的金融科技產品和服務推出市場並進行測試的目標。

(二)部分金融科技業務,包括個人對個人網上貸款及股權眾籌集資,現時仍在發展階段,全球各地對其規管的方式和所提供的豁免條款也各有不同。然而,不論他們採用甚麼政策,充分保護投資者仍然是基本的政策目標。同時,由於個人對個人網上貸款及股權眾籌集資所帶來的潛在風險管理問題已在不少地區浮現,令人關注即使有風險披露警告以及只容許有限度地參與,非專業投資者也未必完全明白這些投資產品潛在的高風險。

  有見及此,市場可考慮在現行的規管框架下,根據專業投資者相關的豁免條款,利用所提供的空間在本港發展以專業投資者為目標的個人對個人網上貸款及股權眾籌集資平台。

(三)作為連接內地與環球市場的商業中心,香港是初創企業和現有金融機構為內地、區域及環球市場發展和應用金融科技的理想平台。

  投資推廣署於本年一月舉辦的StartmeupHK創業節,總共吸引了超過五千三百名本地、內地及海外的企業家以及創業投資基金和其他創業、創新相關機構的代表參與。其中,金融科技相關的環節「Fintech Finals 2016」吸引了七百多名參加者。

  為加強香港作為亞洲金融科技樞紐的角色,投資推廣署會於短期內成立金融科技專責小組,負責加強推廣香港的金融科技業。除了建立品牌外,投資推廣署正籌備在今年下半年及明年上半年在香港舉辦及贊助大型的金融科技論壇、研討會和其他活動,吸引更多內地及海外的金融科技企業家、投資者及其他持分者匯聚香港。該小組亦會積極參與海外宣傳活動和舉行路演,介紹香港的金融科技發展及所提供的各種支援措施。

  就推動香港作為金融科技企業進軍內地市場的踏板,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與上海市金融服務辦公室在本月十三日簽訂的《關於深化滬港金融合作的協議》中,加強金融科技聯動是深化滬港金融合作的優先領域之一,以鞏固與內地當局在推動金融科技發展的合作,支持在滬金融科技企業利用香港作為「走出去」平台,以及推動香港金融科技公司通過上海進入內地市場。此外,香港科技園公司及數碼港也會在內地籌辦路演活動及透過其內地代表辦事處,協助金融科技及其他初創企業進軍內地市場。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