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全面檢討勞工法例議案發言

主席:
1)今日我哋辯論檢討勞工法例嘅問題,大家提出好多唔同嘅建議,有少部份極富爭議性,但亦有唔少有用嘅意見,對呢啲有用嘅建議,我係持開放嘅態度。 事實上,我認為,有啲建議值得盡快實施,包括要求檢討高空工作嘅施工程序及所需嘅安全措施,本港仍然不時出現呢一類致命嘅工業意外,我知道政府高度重視工業安全嘅問題,但人命至關重要,政府應該採取更多嚴厲嘅措施,以防止呢啲悲劇繼續發生。
2)我一直認為,勞資雙方嘅關係,應該係夥伴關係,大家係共存共生,而唔係對立,因為對立只會兩敗俱傷。事實上,只要勞資互信互諒,好多問題都可以處理得更好。今日多位議員提出咗好多建議,有啲有爭議,有啲積極可行,但要落實呢啲建議,都應該得到共識,勞資雙方應該好好坐低去傾,單方面提出係無濟於事。其實,本港有一個好嘅架構,就係勞顧會,過去嘅勞工政策都係勞顧會共識下提出,雖然要用一段時間去傾,但實際係做到嘢,大家傾嘅時候,資方可以明白勞方嘅需要,勞方亦可以理解資方嘅負擔能力,大家互相諒解,就可以化解矛盾。所以,我希望目前面對嘅勞工問題,可以繼續喺勞顧會去傾,而我哋應該做嘅,係創造有利嘅環境,等勞資雙方可以好好去傾。
3)至於對沖機制嘅問題,上屆政府提出嘅方案,由於大家都唔接受,而家必須要回到談判桌,正如之前所講,呢啲重大嘅勞工問題,好應該喺政府協助下,繼續由勞資雙方一齊去傾。我已經講過多次,對沖機制對於基層市民有好大影響,但取消對沖機制亦對中小企構成好大衝擊,而且當年推出強積金計劃時,政府承諾加入對沖機制,以換取商界嘅支持,所以商界都有佢哋嘅道理。因此,勞資雙方切忌意氣用事,大家都應作通盤考慮,共同尋找一個雙贏方案。
4)另外,今日有議員提出設立「中央職業保險補償基金」,認為可以令工作傷亡或患上職業病嘅僱員,不論屬受僱或自僱均可獲全面嘅補償。其實,政府早於04年已經就「中央僱員補償基金」進行研究,其後採用了由保險業界提倡嘅僱員補償聯保計劃,為從事高風險行業嘅僱主提供後援市場,以確保僱主能夠在私營市場買到保險。政府無採用到中央僱員補償制度,因為呢個制度有很多缺點,並不能解決現有嘅問題,反而會損害僱主及僱員嘅權益。
5)最基本嘅問題,就係虧損嘅問題,近年受到不法之徒詐騙保險嘅影響,僱員補償保險一直處於虧損嘅狀態,過去6年總共虧損咗23億元,平均每年蝕約3億82千多萬。面對鉅額虧損,保險業界有應付嘅方法,例如將保費在受監管嘅情況下進行投資,以及將其他賺錢險種嘅保費「拉上補下」,而不需即時大幅加費,比較之下,中央保險制度就欠市場嘅靈活性,面對虧損巳出嘅情況下,只有大幅增加保費,對僱主及僱員都構成好大嘅壓力,最後甚至要公帑鉅額補貼。同時,公營機構薪酬比私營機構高,效率卻比私營機構低,所以中央保險制度根本唔可能令保費下降,反而會令整個制度變得官僚化,僱員僱主都會深受其害。
6)目前,香港僱主支付僱員補償保險嘅保費相對便宜,但僱員獲得嘅保障和福利,卻是全球最完善之一,實在是價廉物美。根據當年研究嘅資料,香港僱員申索賠償嘅權利不受限制,但僱主所支付嘅保費平均僅為薪金百分之一,比唔少實施中央僱員補償制度嘅地區為低。所以,我唔同意成立中央保險制度嘅建議。
7)事實上,我哋即使有資源,亦應先用於工傷康復之上。研究顯示,如果能夠在工人工傷後,把握治療黃金期,由醫生負責協調職業及物理等治療,並由社工協助與僱主商討復工安排,能有助僱員盡快康復及重投工作。香港保險業聯會喺2012年開始,聯同中文大學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系合作推出工傷康復計劃(英文簡稱MORE),至今共有390名背傷嘅工人參加計劃。結果顯示,參加計劃嘅工人平均接受治療後8.5個月就能復工,而同類型嘅背傷工人則需要15.9個月,計劃嘅好處係顯而易見。有分析認為,本港工傷補償政策側重賠償,未顧及僱員重投工作嘅需要及意願,所以我認為,呢個計劃雖然要投入大量資源,但好值得勞資雙方深入研究。
我謹此陳詞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