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二讀發言(2019.10.23)

主席,財政預算案建議一次性寬減2018-2019課稅年度75%的薪俸稅、個人入息課稅及利得稅,每宗個案以2萬元為上限,有關扣減會在2018-2019年度的稅款中反映,會有191萬人受惠,亦有145000個須繳稅的法團及非法團業務受惠,政府稅收會減少189億元。

我們對此當然是支持的,香港表面上是一個低稅制的地方,但這不表示人民生活安樂舒服,主要因為香港低收入人士的生活非常艱苦,最痛苦的是他們的收入長期沒有增加。所以,對於政府所有的紓困措施,我是非常支持的。

但是,政府很多時候忽略了另一群人士,雖然他們沒有低收入階層這麼痛苦,但也生活得很痛苦,也就是中產階級。他們不能享受公屋的福利,很多時候要到私家醫院求診或留院,也可能希望子女入讀較好的學校,但他們同樣要供樓和繳交差餉及管理費,大家也知道現時的管理費多麼昂貴,十分誇張。

中產人士為數也相當多,也是撐起香港稅收最主要的一群人。所以,今次政府寬減稅項以2萬元為上限,我覺得政府真的要積極進取一點。在今次社會暴亂之後,大家都明白發生的很多事情背後有一個

很大的原因。現時《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已經撤回,為何社會暴亂仍沒有平息呢?那就是今次事件揭露了香港深層次的問題。很多人認為不單只是房屋問題,這點我認同,當然不單是房屋問題,但我認為也佔了問題的八九成。試想想,如果人人都居住在數百平方呎的房子,大家都安居樂業,十八九歲的年青人已經有錢創業、建立家庭,他們怎會出來搞這些事情?沒可能的,難道出來搞這些事情不用成本的嗎?是要冒着被拘捕的風險的。因此,我們真的要處理這群人的訴求。

第一,他們要自由民主,我當然支持,但無可否認,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用甚麼步伐走,是快是慢,真的要與中國商討。政府當然有責任向中央反映大家的民意,我相信它也有這樣做,但究竟是怎樣的步伐呢?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長遠的事情,並非短期內就立即有措施可以達到。我相信需要認真地解釋,令中央信服香港繼續維持」一國兩制」對香港、對國家、對國際都有好處,這是必須做的,但我亦知道一點,也就是如果香港亂了、散了、」攬炒」了,便不會對香港、對國家、對國際有任何好處。所以,我認同大家對民主的訴求,但我絕不同意用這種方法,方法很明顯是錯的。大家想想」攬炒」的意義是甚麼?主席你不要介意,因為我要指出根本的問題,否則只說這些表面的事情是沒有意義的。我希望你容許我多用一點時間說下去,你知道我不是有太多話說的人。

說回剛才談到的那一點,」攬炒」之後會怎樣呢?首先讓我問一個問題,我們經常說民主、自由。民主最重要的是要尊重其他人,現在沒有問過其他人便破壞別人的成果。我經常說最可憐的就是這群中產人士,他們克勤克儉、努力數十年才得到成果,現在說要破壞他們的成果,因為反正我沒有,你也不應該擁有,那究竟是中產人士自私還是破壞的人自私呢?我必定認為是破壞的人自私。如果你這樣做是為大家指向一條生路,例如在破壞後,你肯定有一個比現時優勝10倍的烏托邦,每人可以有一間一二千平方呎的房子,月入10多萬元,社會天下太平,大家安居樂業,我當然讓你破壞,但現在我只看到你破壞,完全看不到社會有任何重建的機會,甚至在造成破壞後的10多年也無法重建今天的水平,最慘便是這樣。在這樣的情況下,屆時才後悔又有甚麼用呢?我們這些年紀的沒所謂,坦白說,我們捱窮也捱過很多年,那些日子遠比今時今日的差,但也是如此捱下去。我記憶中還有很多十分惡劣的情況,有時也會在睡夢中驚醒,那時的地方太骯髒了,門前有人吸毒、有黑社會拿着刀徘徊、有些人說錯話便被毆打。

現時香港好像回到了那個時代,意見不同的就會被圍毆。如果覺得你的成果比我好,我就要摧毀你,但傳媒竟然不作出批評。以前如果我們這樣說,社會隨時出現動亂。現在不是這樣了,慢慢地忍耐力越來越高,認為那也是可以的,也是被迫出來的。如果你有這樣的思維,學校教育真的有最大的責任。我真的覺得很離譜,令我真的感到十分痛心、無法入睡的是甚麼?十二三歲已經被人叫上街,還要鼓勵和美化這些人,有沒有搞錯?十二三歲懂得甚麼?」老兄」,他們應該在玩Lego。現在這樣搞下去,你覺得他聽從你的話是對的嗎?你覺得十二三歲懂得分辨是非嗎?大家也知道政治是多麼複雜、多麼骯髒、當中牽涉多少利益,為何成年人不做而要孩子來做?不能這樣的,真的不能這樣。如果這樣做,這個社會一定會後悔,亦讓人看到你們是低能的。

大家有否留意國際社會已較少談論香港這件事?因為已經看到了暴力,」老兄」,所有人都知道暴力是不對的。」六十分鐘時事雜誌」拍攝到整個旅行箱內都是燃燒彈,不停在投擲,外國人看到都嚇得呆了。他們以往說香港很好,200萬人遊行也沒有損壞一塊玻璃,人家是尊重香港的和平。你說」和理非」沒有用,」和理非」的效果是慢的,但長遠的鬥爭一定要慢慢改變,令人心改變,而不是用恐懼、人多欺負人少、毆打別人的方法,別人持不同意見便去圍毆他們,不准他們再說下去,誰再這樣說便被」起底」,令其他人不再光顧。這是怎樣的社會?我們香港人不要這樣的民主,香港人很厭惡這種所謂民主,因為根本是不民主、不自由,將我們的基業全部破壞,然後不可能再重建。所以,我希望大家想清楚現在究竟發生何事。

主席,我現在說回這項有關稅務的條例草案,希望局長真的聽到我對稅務的建議。我認為應全力扶助低收入家庭,但我們同時要改變生態,令他們的收入增加,提供更多工種選擇以配合他們的工作能力,從而得到更好的收入。我們要讓他們有多些假期,現在勞工假期和法定假期相差5天,政府在這方面應該盡量作出改善,讓100萬人受惠,工人如多了5天家庭團聚時間,便會多謝政府。對於低下階層,這固然是我們要做的,但對中產人士也要做些工夫。

很多中產人士向我表示政府既做得不好,還要給他們綠色信封,他們希望不收取政府的綠色信封。我知道稅收是政府很重要的收入,但政府有否考慮其實我以前也曾提出讓月薪5萬元以下的人無需交薪俸稅。如果月薪5萬元以下的人無需交薪俸稅,我們會有甚麼好處呢?我告訴大家,這樣做會惠及135萬人。現在我手邊有2016-2017課稅年度的資料,如果讓月薪5萬元,即年薪60萬元的人

無需繳交薪俸稅,第一,有135萬人會很開心;第二,政府的成本是多少?原來不是很多,只是51億元而已,這當然扣除2萬元的稅務寬減。政府只少收51億元,便可令這麼多人開心,如果他們真的收不到綠信封,我想大家都會很高興。

政府可能說,少收51億元怎麼辦?很簡單,只要向年薪100萬元以上的人稍微加稅便可,我想大部分香港人都願意這樣做。市民覺得被迫」攬炒」好,還是多交一點稅好呢?當然是多交一點稅較好。我希望政府回去盡快研究,不要拖延,不要聽完便不了了之,一定要轉告」財爺」。如果政府願意這樣做,日後再進取一點,月薪6萬元也無需交稅,然後再調高至月薪7萬元,這樣市民便會覺得你真的尊重中產,真的明白我們的困苦,大家知道中產的開支有多大嗎?我希望政府聽到我今天的意見。

至於要解決根本的問題,首先,我認同剛才多位建制派同事所說,現在社會艱難困苦,雖然我是功能界別議員,但我到的所有地方,例如餐廳,市民都走過來對我說:」『波哥’,我很慘,要放無薪假,這個同事不見了,那個同事也不見了。」很多餐廳倒閉,很多人失業。」老兄」,你是否知道貧窮、三餐不繼是很淒涼的?說」攬炒」,真正受害的卻是這些市民,這是否對得起香港人?

所以,有同事在財務委員會(「財委會」)說,」如果你再這樣,我便叫人包圍立法會」。同事這麼厲害,可以叫人包圍,他當然也可以叫人不包圍立法會,我相信他有能力呼籲行使暴力的人不要再使用暴力,因為他們這樣做,這個運動便一定會死亡。所以,我們必須明白,這個運動一定會衰敗,為甚麼呢?因為這是損害人民利益的。你們說長遠有好處,但我看不到,我只看到即時的情況是市民不敢說話、不敢外出、11時前要回家,多麼的痛苦,很多人形容現在像是淪陷,你們知道嗎?

反對派議員只看到他們的」黃色」朋友,讚賞他們,但你們是否看到沉默的大多數人是多麼的痛苦?有多少人覺得很傷心?多少人抑鬱,你們知道嗎?你們是否知道對香港造成多麼大的傷害?所以,到了這個階段,我覺得暴力必須停止,但亦需要和解,如何和解呢?我覺得這個議會失智,令香港失智;議會的暴力衝擊、衝向主席罵主席,主席進來也不理會,沒規沒矩,穿T恤、波鞋進入會議廳,正正是因為不守規矩,大家都不知道原來是有規矩的,原來可以將這些規矩摧毀也沒問題的,而這就是問題所在。

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做一個好榜樣,先讓財委會恢復正常。我們在選舉主席時花了很長時間,在選舉主席的10個半小時中,我被人質詢了9個小時,我沒有所謂,因為我也能夠應付他們。但問題是,為甚麼在選舉副主席的時候,預留的兩小時不是應該質詢副主席的候選人嗎?為甚麼還是用來質詢主席?真的很奇怪。最後我按捺不住,因而令會議拖延,我也覺得不對。所以,我呼籲大家和解,為香港好,我會盡量給多點時間讓議員發問,亦希望議員多些參與會議,因為我們還有44項涉及700億元的撥款申請還未處理。為了對得起香港人,我們要多些時間開財委會會議,以批出這些款項,因為這700億元是最能幫助香港低下階層的市民的,亦希望可令香港回復生機。

我經常被人責罵,說我審批撥款比財務公司快,我想向大家提供一些數字,大家千萬不要只聽他們說的,一定要看數字。根據有關數字,我由2015-2016年度開始當財委會主席,2015-2016年度審批一個項目需時兩小時;2016-2017年度的情況很慘,要用上4個小時,後來經修改會議程序後減少為1.3小時;2018-2019年度由於立法會被摧毀,要進行重建,所以只看到前部分的數字,每個項目的審批時間差不多為兩小時。大家便批評我沒有給予足夠發言時間,只有一兩個小時,但大家是否知道財委會每年只進行120小時會議,你們不好好把時間用在這些重要的議題上,反而在每個項目」拉布」,那當然」大鑊」。如果我陳健波為了讓自己舒服一點,大可以不與你們爭辯,任由你們發言,趕不及審批也沒有問題,但我覺得這樣對不起香港市民、對不起自己。

所以,雖然你們責罵我,但我仍要堅持公平、公正、有秩序地主持會議,亦希望大家不要再鬥爭,由立法會開始和解,令香港知道和平氣氛是多麼美好。

此外,我想為自己申冤一下,我剛才說我們是2.8小時,但有議員經常說,以前的主席不是這樣的,以前審批一個項目要花多少時間呢?2012-2013年度是1小時;2013-2014年度也是1小時,難道以前反對派的議員全部沒有做事、沒有監察政府嗎?所以,市民要看清楚,現在香港太多謊言、太多歪理,大家如果不保持清醒,便一定會後悔。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