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發言(2019.10.30)

主席,政府今次提出的修正案,是把2018-2019課稅年度內的薪俸稅、個人入息課稅及利得稅的稅務寬免百分比由原來建議的75%提升至100%,上限2萬元維持不變。這亦是財政司司長8月時推出的紓緩民困措施,可惠及143萬名納稅人或企業,令他們可節省18億4,000萬元稅款。我當然非常支持政府這項建議,因為現時香港這麼混亂,很多市民或中小型企業(「中小企」)正處於艱難歲月。然而,我也要指出,這項建議也只是小修小補,只有小部分人得益;況且,如果要令到中產及基層市民真正受惠,政府必須大刀闊斧,勇敢地提出稅制改革。 

事實上,把寬免額由75%提升至100%,卻沒有同時提升2萬元的上限,對繳交薪俸稅的納稅人來說,其實幫助十分有限。有不少議員也指出,對於年薪達40萬元以上的市民而言,如果沒有其他免稅額,基本上,75%的寬免額已可以用盡這2萬元,即是說,即使提升至100%寬免額也沒有甚麼意義。如果納稅人有父母或子女免稅額,而年薪達50萬元,亦可以大概用盡2萬元,所以,即使把寬免額提升至100%,同樣沒有甚麼益處。對這些中產人士來說,此舉其實並沒有甚麼實質幫助。但是,另一方面,很多低收入人士繳稅金額根本也不足2萬元,所以100%寬免額對他們也是沒有益處。

就今次的修正案,我聽到不少議員也認為寬免額太少,不足以紓緩民困。事實上,議員也曾提出其他建議,我也看到今天我們很多建制派議員也很踴躍發言,希望為政府出謀獻策,做一些能真正幫到市民的事。所以,我認為對於各位議員提出的意見,政府真的要下定決心去研究。就大家提出的建議中,有數項我也有同感。第一,直接增加寬免額,例如把上限2萬元提升至3萬元或更多,讓中產及高收入人士也能即時受惠的同時,也能令很多中小企的老闆得益,但當然政府要投入更多資源。事實上,政府去年也曾試過提議上限3萬元的寬免額,所以政府可否計算一下,提升這個金額呢?第二,有議員建議如果有市民未能用盡2萬元限額,可否留待明年使用呢?他們認為既然政府已預備了這筆款項,那倒不如慷慨一點,讓市民可留待明年使用,正如醫療券可以累積使用一樣,這項建議對於基層市民比較有利,政府亦應計算一下是否可行。

主席,正如我在二讀時所說,政府應該大膽一點,用新思維來改革香港的稅制。我曾建議,如果市民年薪低於60萬元即月薪5萬元或以下的中產人士
可以不用繳稅。當然,我沒有資源進行詳細研究,我這項建議也只是拋磚引玉而已,希望激勵政府施政要有新思維。從稅務局公開的數據看到,在2016-2017年度,年薪低過60萬元的納稅人有135萬名,佔整體薪俸稅納稅人76%,但他們繳交的稅款只佔整體薪俸稅8.6%而已,即是說,年薪低過60萬元的人不用繳稅,政府只會少收8.6%,但卻可讓76%的人脫離稅網。大家試想,這是多麼好的德政,可讓很多人高興。

其實,政府現時每年也提出稅務寬免措施,即使年薪超過100萬元的人也獲2萬元的寬免,對於目前有10多萬人的年薪超過100萬元,政府可否考慮,首先,當然,我覺得這些人也應該享有2萬元寬免,因為大部分稅款是他們繳交的,但政府是否也要考慮有否其他方法呢?例如一個較公平的方法是,如果市民年薪已超過100萬元或200萬元以上,是否應該按更高的稅率交稅,即不是15%,而是15.5%或16%的稅率。這樣其實有關減少的稅收便很快可填補回來。對於這些如此高收入的人士,我相信他們對這些增加真的沒有甚麼所謂,當然,我不能代表他們,我只能夠代表我自己的看法。但是,我相信也有很多人會認為如果社會能夠透過這類重整稅務安排,令到多些人受惠,減少貧窮人口,其實對整體社會氣氛是一件好事,亦可減少一些人藉此道理來扭曲或煽動人與人的對立。所以,大家試想想,如果能夠做到這些好事,便真的要去做。讓我舉例,如果不讓年薪超過100萬元的人享有2萬元寬免,政府已可節省30多億元,即政府如讓所有年薪低過60萬元的人不用繳稅,其實也只是多支出10多億元而已。所以,其實有千百萬個方法,問題是政府是否做、是否夠膽下定決心、除卻政府不做不錯、凡事拖延,以及最好是不用親自下手等壞習慣而已。那麼,很多事情就可以辦到。

好了,我亦聽到有一些反對聲音,辯說為何不能做這些事,說是因為行政上有困難,甚至會遇到很大阻力。我曾聽過一些局長對我說,他們提出一些新穎措施時,往往遭一些官僚以行政困難為由而提出反對,結果整個政府便因循守舊。我很希望官僚認真思考官場不做不錯的文化。其實,從今次的社會運動看到,何以積累的民怨,會令大家感到十分氣憤。說簡單一點,如果情況繼續亂下去,結果有些官員是會連官也會沒得做的。我亦認為政府應該撤換一些無能的官員,或所有人也知道他不好及不肯做事的官員,我認為這個時代已不能容納這類官員,現在這個時候沒有能力的官員請離開。所以,希望特首認真審視她的官員,誰做得不好的,請他離開。如果這種文化不改變,只會令香港慢慢」陰乾」,香港不會再有前途,將來大家一定後悔。此外,有一些人說這樣不可行,會令稅基收窄。但是,數據顯示,我剛才說過只是少收8.6%的稅款,影響不大。況且我認為香港人很講義氣,如果政府現在肯這樣做,將來經濟轉差的時候,你要他們重新繳納薪俸稅,我認為他們不會反對。事實上,政府沒有更改條例,隨時可以要求他們繳交薪俸稅,只是現在推行一項特別措施,暫時不需要他們繳交而已。我認為香港市民有同甘共苦的精神,願意承擔,所以大家不須擔心。

事實上,財政司司長在2013年成立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研究如何為人口高齡化及政府長遠的財政承擔,作出更周全的規劃。此外,財政司司長今年決定將在2017年成立的稅務政策組直接由他領導。大家都知道財政司司長是一位稅務專家,也多謝他很有遠見,知道問題的根源在哪裏,把稅務改革任務交由他自己負責。我希望他能夠就香港人口老化對公共財政帶來衝擊這個問題,尋求解決方法,令我們有一個光明的明天。

我相信政府的改革應以推動經濟發展為優先,例如利用稅務政策來推動經濟及產業發展。正如我經常說,我們應利用稅務優惠去推動總部經濟發展,吸引國際企業來香港設立地區總部,以帶動香港經濟全方位發展,並創造優質的就業機會。我相信要重振香港的競爭力,為香港社會創造財富,才是真正解決之道,我相信這樣比單靠將寬免額由75%提升至100%,上限2萬元這些招數更有用。

我的辦事處近日接獲很多市民查詢,他們詢問政府的紓緩民困措施何時推出,亦表示已經等到很焦急。我們今天所辯論的稅務修訂條例就是其中一項紓困措施,還有很多措施正等待提交財務委員會(「財委會」)審議,例如有關電費、公屋租金、綜援等津貼措施,我每天都收到市民的來電和來信,他們希望財委會可以早日通過。我相信大家的訴求很清楚,亦很希望政府可以加快處理,讓紓解民困的資源可以盡快交到市民手中。

我經常聽到反對派議員說,今天也有議員這樣說,我們的責任是監察政府。我很同意他們這種說法,所以我會配合他們,大幅增加財委會的會議時間,以配合他們監察政府的職責。我很快會就加增會議時間諮詢他們的意見,我希望他們說得出、做得到,願意花時間監察政府,不要好像以前般,每次都在是否出席的方格上畫交叉,沒有多少人出席,或只有兩三位議員出席。我很希望他們全部出席,令我們可以馬上開會。我很想召開財委會,即使每天開會也不成問題,但如果沒有人出席,教我如何舉行會議。

所以,大家不要空談,要用行動支持。可惜我不能夠公布大家回覆我的數字,否則我很樂意公開讓市民看到真相。我在這裏呼籲反對派議員,我不知道甚麼原因,他們現在全部不在會議廳,要說得出、做得到,不要表裏不一,要身體力行說得出做得到,在監察政府上我們要用多些時間召開財委會,更詳細地審查,這樣又可以加快審議進度,達到真正配合你們的說法。請你們不要說一套、做一套,這是最不好的。因此,我一定會配合大家,增加財委會的會議。令大家難以相信的是,很多人來電問我,公務員何時加薪、何時批出這些撥款,希望我們可以盡快回應市民的需要。

最後,我必須指出,社會除了要盡快止暴制亂外,我認為是時候進行大和解,做實事的時候。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空談,要身體力行。我認為無論推出多少紓困措施,其作用都是有限的,因為公共資源很快便會用盡。政府也表示,香港可能很快便進入技術性衰退,估計隨之而來的失業潮及結業潮只會令香港經濟越來越困難,市民生活亦會越來越艱難。

很多人說現在的市道比SARS時期還差,我也同意。但是,SARS時卻沒有白色恐怖,即你在外面說了一些話,別人認為不中聽也不會打你,又或者要先看看今天去甚麼地方才安全。SARS時全民團結,大家一起想辦法,全民清潔,令香港經濟恢復增長。我希望這次也一樣,大家放下成見,修補撕裂,為了香港好,大家應坐下來,因為繼續暴亂下去不會有好結果,而受傷害最深的一定是低收入階層。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人想」攬炒」,你們要一面想着,你們的家人也會被」攬炒」,你們爸媽的工作、你們親戚的工作都會被」攬炒」。因此,大家不要這麼自私只堅持自己的想法。終究沒有人對你作出任何承諾,而究竟」攬炒」後果會怎樣,你找某些議員,他們也不會告訴你,」對不起,我當時不應該教你們’攬炒’,其實這樣你們會出問題」,他們不會這樣對你們說,因為他們可能已經在外國作好善後安排。

所以,請大家清醒一點,入獄的景況是很淒涼的。現在有些人也是這樣說,在拘留所不可以使用手提電話上網,對被捕的市民來說很痛苦,不知道如何度過數星期,更不用說要在獄中度過數年。這令我們很痛心,因為我們一直知道他們不應該這樣做。他們必須明白,我們是在幫助他們,我們呼籲大家不要走錯路。

好的,主席。總而言之,若情況繼續下去,香港必定元氣大傷。所以,我支持這項修正案,也希望政府想得更深入些,研究如何能徹底改變香港經濟環境,才可以真正幫助市民。多謝主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