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保選舉能夠公平及公正地進行」休會待續議案發言(2019.11.20)

主席:

公平公正的選舉對香港非常重要。這數個月以來,香港很多核心價值都被破壞,但是公平公正是我們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我們必須堅守。

甚麼是公平公正呢?其實有很多不同的解釋,就選舉而言,我認為至少有3個大原則。第一,要有完善的選舉法制;第二,候選人可以自由拉票,可以免於恐懼地進行選舉活動;及第三,選民可以自由選擇在選舉當天前往票站投票的時間,以及…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免於恐懼。

就第一項原則,即是選舉法制,我認為香港一直做得相當不錯,有時候我甚至覺得有矯枉過正的情況,例如一些涉及選舉開支申報的輕微錯漏,當局都會徹底調查。每次選舉,這類個案都有幾百宗,每一宗都會被廉政公署(「廉署」)和選舉事務處調查。究竟是否需要這樣呢?最近,情況有點改善,因為選舉申報書的輕微誤差數額上限已經調高了,例如有關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以外的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相關上限由500元調高至5,000元。我認為這是一個進步。

整體上,我認為香港有關選舉的條例是適當的。不過,當談到候選人拉票的自由,以及選民可否免於恐懼地投票這兩項原則,我便認為它們這次受到很大打擊,主要原因是暴動和黑衣人帶來的影響。看看一些數字,我們便可知道這情況。有很多區議員的地區辦事處被破壞,甚至燒毀。雖然現在未有準確數字,但我知道約有至少150多個議員辦事處被人多次破壞。這些破壞肯定會嚴重影響相關候選人的選舉工作,構成不公平的情況,例如相關候選人原本可能有數百小時拉票,但現在他們的拉票時間大減,而他們的對手更可趁他們無法拉票之時,自由自在地不斷進行選舉活動。這是否公平呢?

第二,我們已看到有多位候選人受到襲擊,一些候選人因此不敢擺設街站。在這樣的情況下,選舉會否公平呢?此外,有候選人表示自己不敢擺設橫額之類的宣傳品,因為擺放出來後,很快便會被人撕毀、塗污、割破。以前很多市民願意自發為候選人張貼選舉海報,現在已沒有人願意這樣做。然而,有些店鋪仍會張貼某些候選人的海報,為的是想得到這些」護身符」的保護。這樣的情況下,你認為我們會有一個公平公正的選舉嗎? 

但是,我認為這並不是對公平公正的選舉最嚴重的威脅。最嚴重的威脅,是現在很多想投票的選民都不敢去投票。有電台主持人竟然透過大氣電波及網上社交平台呼籲市民收起家裏長者的身份證,或者請家裏長者在這段時間外遊,以阻止他們投票。如果政府,特別是廉署,這麼重視選舉,連參選人申報選舉開支時沒有提交收據的個案也要調查,甚至提出檢控,為甚麼對於公然作出明顯影響選舉結果的呼籲的電台主持人,卻沒有進行調查呢?我知道有人已作出投訴,我希望有關當局會就此事進行調查,不會置之不理,即大的問題就不理會,小的問題卻窮追不捨。我認為選舉事務處和廉署都應該全力追查這種違法行為。

另外,我還看到一些令人難以接受及傷感的事情。有一位老婆婆想到某政黨的辦事處求助或詢問一些事情,竟然被人掌摑。這對於香港人來說,的確是匪夷所思。如果這情況是在暴亂前發生的話,大家一定不會相信真有其事。以前,如果有人告訴你,香港有天會變成這樣,你會相信嗎?怎麼可能會有人打一名80多歲的老婆婆呢?沒可能。但是現在竟然會發生這種事。老人家會否因此有心理壓力,不敢前往票站投票呢?這是政府需要處理的事。

假設這些問題已全部解決,政府又能否確保當天投票站不會被人手牽手包圍,令選民不能進入票站投票呢?有傳聞指選民要8時前到票站投票,因之後會出現混亂,令選民不能投票。是否真的會這樣呢?這種傳聞的確會令選舉出現不公平的情況。

在這裏,我除了想呼籲政府做好分內工作外,還希望對現在不見蹤影的那些同事作出呼籲,因為我知道他們很有影響力,他們都是……雖然他們沒有跟黑衣人和暴徒割席。他們都知道自己很有影響力。我經常看到他們在示威現場,跟示威者站在一起並肩作戰,甚至跑到前面為示威者披荊斬棘,方便他們行動。我希望這些議員能為香港着想。其實,作為議員…我心裏經常有這想法…多少都有服務社會的心,那究竟他們正在服務香港、幫助香港,還是損害香港呢?如果他們有心為香港服務,那就讓選舉公平地進行,勸導那些黑衣人當天不要出來生事,休息一天,使香港可以展現出……以及向香港保證,自己當天一定不會出來生事。這樣才會有一個公平的選舉。

我相信反對派現在信心十足,認為自己勝券在握,而藉區選大勝,自己便可取得百多個選舉委員會席位,從而影響立法會及行政長官選舉。我相信他們的如意算盤是這樣,我亦相信他們會取得很多選票。所以,我希望他們至少表面上公道一點,出來呼籲或者勸說示威者透過民間記者會保證,他們不會騷擾這場選舉,當日會休息。他們可以做這樣的事嗎?

即使不在背後動員,你們24位議員可否公開聯署,保證自己一定不會影響這場選舉,一定盡己所能,令自己所有支持者還香港寧靜的一天,不堵路、不包圍票站、不用卑鄙手段施襲,當天由選舉開始至點票完畢都不會生事?你們可否這樣做呢?如果你們能這樣做,我便會恢復對你們的敬重。

我現時毫不敬重他們,因為他們完全令人失望,即他們連人類的基本道德也欠奉,為了選票甚麼都會做。他們究竟是甚麼人呢?市民會如此憤怒,就是因為他們這種人。

雖然我們看到一個如此可怕的情況,表面上已有很多絕不公平的……有一點我想再指出,就是在這段暴亂期間,即自6月至今,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已反覆告訴政府,就是現時確實有太多假新聞、假消息,令很多原本在求學中的人,認為自己有責任出來做一些」正義」的事情。他們以為做那些事便可以幫香港,也可為自己爭取更美好的前途。

反對勢力經常宣傳一件事,就是他們……反對勢力背後的當然是成年人…可能是三四十歲或五六十歲的人,這我可不清楚…這些人經常說:」幸好有你們一班年輕人出來幫忙,做了我們從前不敢做的事,所以,我們很感謝你們,很崇拜你們。」他們說這種話來激勵一班年輕人衝鋒陷陣,當馬前卒。我相信這些年長的或正值中年的人,絕對明白他們是在推一班年輕人去死。這些年輕人會失去前途,會坐監。

現時已有數千人被捕,我們還未知道他們稍後會被判處甚麼刑罰。且不說他們會被判處的刑罰,令我們很傷心、痛苦的是年輕人如此頭腦簡單,有些父母甚至支持年輕人做那些行為。我們現時看到的結果是怎樣呢?這些年輕人明顯是失去了自己的前途。我相信特赦的機會相當低,我亦認為不應該這樣做,那只會鼓勵更多人恃着有特赦,行為越來越激烈,所以,特赦是不可能的,而且,這樣做亦違反香港的法治精神。

那些成年人走出來,說自己很感謝年輕人為他們做了一些他們當年不敢做的事。我請那些人撫心自問。如果他們仍有人類的基本道德,便應該站在這些年輕人前面擋子彈,代年輕人坐監,做回他們年輕時不敢做的事情。為何他們要」龜縮」在後面煽動一班年輕人,令這些年輕人現在遭受摧殘呢?最可悲的是,這些年輕人現時仍未清醒,他們很多人只覺得自己被人出賣,但卻不知道真正出賣他們的人,是在背後煽動他們的人。

那天我在一間醫院時,有位女士衝過來問我說:」現在,這些年輕人得到了甚麼?他們為香港付出了那麼多,但得到了甚麼?」我當然安慰她,但我心想,她該追究的不是那些叫年輕人出來,並承諾他們會得到應得的東西的人嗎?我只能代她向政府反映,說政府應該做些甚麼。她真正要追究的該是誰呢?是否那些在背後煽動年輕人出來的議員或有勢力人士呢?是否那些沒有原則、偏頗、扭曲事實來報道的傳媒,以及一些嬉笑怒罵節目的主持人呢?如果年輕人一直不了解真正令整個香港沉淪的根源是甚麼,因而做錯事情,那現況可如何解決呢?所以,有時候我很氣憤,因為不止年輕人被煽動,是連他們的家長、與那些人接觸最多的人都被煽動。這才是最可悲的。可是,有很多人至今仍未清醒。

不過,我認為有另一件事更加需要說一說–因為時間有限–即使現在有很多表面上已屬不公平、不公道的情況,我仍認為需要如期進行選舉,即政府絕對要讓選舉如期進行。為甚麼呢?第一,政府絕不能在別人的威嚇下貿然退讓。為何別人會作出威嚇呢?就是因為他們認為威嚇一下政府,政府就會退讓。別以為退讓是一個解決辦法,因為對方只會得寸進尺。政治現實就是如此。政府一退讓,之後會怎樣?他們只會不斷步步進迫,直至政府做不到為止。

所以,如果政府退讓,那只會助長暴力的氣焰。但我最擔心的,是不論政府是否退讓,反對勢力都會嫁禍政府。今時今日,大家都見識到反對勢力嫁禍政府、嫁禍建制派的能力。他們世界級的文宣,大家在這數個月已看得很清楚。他們顛倒是非,轉黑為白,又有大量戲子在各個場合扮演不同角色人物去扭曲事實、抹黑事情。他們這方面的能力已登峰造極,達到世界級水平。我擔心即使政府、建制派在不公平的劣勢環境下努力進行選舉,最後仍會被反對勢力嫁禍。大家不要說我預先這樣說,我估計結果一定是政府被他們嫁禍。最終,政府一定被說成壞的一方,一早便做好鋪排,再裝模作樣地用種種原因取消選舉。即使他們認為自己會大獲全勝,他們仍會醜化別人。這就是他們向來的做法。 

我現在只能先把話說在前頭,如果當天有甚麼明顯對其他候選人不公道的事情,政府便要做一個很艱難的決定,真的不能堅持繼續進行選舉,因為真的無法有一個公平公正、能向全世界交代的選舉。這樣的話,政府要做好傳媒公關工作。拜託,請不要經常告訴我,說我或者某某做得很好或怎樣。政府自己沒有改善,那說這些話又有何用?

就現在整個情況,究竟問題出在何處?香港的問題出在何處?問題就在於不能及時制止假信息、假新聞。傳媒非常厲害,當政府向大家說明道理,它們卻用感性的方式,把恐懼轉化為仇恨和憤怒。政府有沒有留意到呢?你試試與那些」黃絲」溝通一下,便會發現他們很多人都充滿憤怒–雖然我不知道為何他們會如此憤怒–有人說那是因為制度有某些問題,但我認為這並不是原因,他們其實已經……像」中了邪」、加入了邪教的人一樣,心中充滿了憤怒。

我們其實對此感到很心痛,因為他們也是香港人,以往也是我們的朋友,但為何他們會」中了邪」呢?原因就在於他們完全相信了那些單方面的文宣。一個人如果完全相信那些文宣,確實是會很生氣,因為他會認為所有事情都針對他,對他不公道,又會認為香港完全失去自由,看不到將來。那些人不斷沉浸在這樣的文宣之中,看不到其他信息。

所以,不論在區選之前或之後,政府都應該」的起心肝」,作最好的準備,透過各方渠道發放信息–舉行新聞發布會也好,每數個小時發布信息一次也好,特首出來講話也好,聶德權兄你自己出來講話也好–政府真的要負起這個責任,不要繼續捱打。對方比你」高班」,是大隻佬,你就像嬰兒般,打不過對方,但你最少也要掙扎。」老兄」,你至少要盡力對抗,這樣市民才會認為你–政府–已經盡了力,你捱打只不過是因對方是」超磅」的,大家仍會支持你。如果你仍然不作為,做事時」無氣無力」,那你便死定了。

我希望政府會做好自己的工作,多謝主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