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質詢︰汽油零售價質詢(2020.1.15)

據報,國際原油價格從二○一四年高位回落至今近半,但同期本地汽油零售價卻不跌反升,甚至屢創新高。有全球油價監察網站指出,以去年年底為例,香港的汽油零售價高踞世界首位,更遠高於鄰近地方(例如新加坡、南韓及日本)的有關價格。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有否研究為何本地汽油零售價沒有跟隨國際原油價格走勢下降;若有,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二)鑑於儘管政府政策是燃油產品價格交由市場釐定,並透過提高價格透明度讓消費者自行選擇,但有市民質疑該政策的效用,政府會否考慮採取措施平抑汽油零售價;及

(三)鑑於香港經濟已步入衰退,有否研究汽油零售價持續高企對民生、經濟和通脹率的影響,以及如何避免汽油零售價高企令民怨加深?

局長答覆:

主席:

  環境局對提問的三個部分綜合回覆如下︰

  在自由市場經濟運作下,香港車用燃油的零售價,一直是個別油公司按商業運作原則和本身的運作成本而釐定。然而,政府理解車用燃油價格對市民的影響,所以政府一直監察本地車用燃油零售價,並將零售價與國際油價(以新加坡無鉛汽油和車用柴油的離岸價,即普氏平均價作指標)的升跌走勢作比較。我們亦敦促油公司,當國際油價下跌時,應盡快調低其零售價格,以減低市民大眾的負擔。

  由於香港沒有煉油廠,本地出售的車用燃油全是進口成品油,而並非原油。原油與成品油,如車用無鉛汽油及車用柴油等是不同的產品,所以國際原油價格的變動與無鉛汽油及車用柴油零售價的調整不一定相同。在分析本地燃油售價的調整時,應該以普氏平均價及油公司進口價的走勢作參考會比較適合。根據我們的觀察,在過去一年,本地燃油的零售價格與普氏平均價的趨勢相若,但由於下列因素,變動的時間及幅度未必相同:

(一)普氏平均價每日均會變動,但油公司並非每日都調整其燃油零售價格;

(二)成品油入口價只是本地汽油零售價的其中一項成本。零售價亦包含稅項,無鉛汽油為每公升6.06元,柴油則免稅,以及各項營運成本,如地價、地租、人工、運輸、廣告、油庫運作等。油公司在調整汽油零售價格時,除考慮成品油入口價格外,亦會考慮這些營運成本的變化;以及

(三)油公司普遍會向消費者提供各式各樣的折扣及其他不同的優惠。據我們了解,有油公司提供的門市折扣由二○一八年每公升0.9元上升至現時每公升1.5至2.1元,會員卡折扣亦由每公升2.2元增加至每公升2.4元,提供折扣的日數亦由過往每星期一天增加至每星期兩至四天。所以,消費者實際要支付的價格,會比油站所示的零售價格為低。

  每個地區或國家的燃油零售價格,取決於多個因素,因此不適宜作直接比較。這些因素包括:

(一)原油是否在當地出產、提煉或燃油產品是否從外地進口;
(二)市場的大小和結構;
(三)產品的質素;
(四)個別公司的營運模式、市場策略和經營成本;以及
(五)當地政府有否就環保、其他政府政策向交通及燃油產品提供補貼及定出安全要求等。

  在自由市場經濟運作下,政府盡可能不干預燃油業或為他們釐定價格水平。政府的工作,是要致力確保燃油供應可靠、維持市場開放和消除進入市場的障礙,並同時提高燃油產品價格的透明度,讓消費者能作出選擇,以促進競爭。

  政府當然理解汽油價格上升對市民及運輸業界的開支會有影響。為進一步紓緩市民的交通費負擔,政府已由今年一月一日起優化公共交通費用補貼計劃。而為協助運輸及貨運業界應對當前經濟環境所帶來的經營壓力,財政司司長亦在去年十月二十二日公布,向運輸及貨運業界提供為期六個月的燃料補貼或一筆過補貼。政府將在一月十七日就計劃的詳情諮詢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多謝主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