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撥款條例草案》(2020.04.23)

主席,過去一年,香港先後經歷中美貿易戰、社會暴亂和新冠病毒的衝擊,社會經濟受到嚴重的影響。目前,已經有不少公司陷於破產甚至結業,亦有不少市民失業或處於半失業的狀態,即使能上班,也不知道明天會否被裁員。在這麼苦不堪言的日子裏,政府先後推出兩輪抗疫援助措施,協助受影響的企業和市民。雖然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但總算是及時雨,可以幫助市民。今次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在2月底公布,當時司長為了」撐企業、保就業、紓民困」,決定推出大規模的逆周期措施,涉及1,200億元,當中包括向市民派發1萬元,連同兩輪防疫抗疫基金分別投入的300億元和1,375億元,現時庫房已經花去2,875億元救災。隨着經濟惡化,而且需要補漏拾遺,我希望會推出第三輪措施。預算案的亮點當然是向成年的永久居民發放1萬元,香港人也十分歡迎,司長解釋這1萬元是為了鼓勵本地消費,同時紓緩市民的經濟壓力,其實都是救災的重要措施。過去社會有很多人批評政府是守財奴,但今天相信大家也會理解,幸好我們在太平日子應花則花,沒有胡亂花費,今天才有足夠的儲備應付救災的開支。司長已經預計庫房將史無前例地出現2,766億元的赤字,而且未來5年會持續」見紅」,但疫情嚴重,政府仍要動用儲備來救災。最重要的是在疫情過後,能夠盡快振興經濟,令庫房稅收增加。事實上,今年的預算案焦點全部放在」撐企業、保就業、紓民困」上,當然大家也會理解和認同,但疫情過後,百廢待興,振興經濟是我們重要的工作。香港已經有金融風暴和金融海嘯的經驗,正如預算案指出,為了維護金融安全,財政司司長已經帶領金融監管機構進行大量防震及市場監管工作,令市場平穩有序地運行,而且立法會亦有不少財經精英可以協助香港政府面對金融危機,所以我在金融問題上不太擔心。事實上,我最擔心的是如何令香港的經濟重回上升的軌道。目前,失業率急升、商店出現結業潮、公司沒有訂單、企業現金流不足等,已經令經濟全面衰退。同時,我們也關注到國際關係將會有佷大的變化,這種變化肯定會影響香港的貿易。所以,疫情過後,香港如何吸引海外投資者和客戶繼續來港做生意和購物是重中之重。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改變傳統心態,由促進者和監管者角色改為積極推動商機發展的主導者,主動創造商機,在國際市場招攬投資者,為投資者提供全方位的協助。總部經濟方面,其實政府做得不錯,近年已經有9 000間外資公司在香港設立辦事處,創造50萬個職位。當然,我們不希望」黑暴」的問題令他們離開香港。政府應該想辦法挽留他們,並加強來香港工作對外資的吸引力,以及提供更多機會。我現在想談談保險業的情況,希望政府能夠盡快出手協助業界渡過寒冬,包括保險公司和所有從業員。很多業界人士向我反映,受到暴亂的影響,業界大受打擊,現在再受疫情衝擊,不論收入或佣金也一落千丈。疫情總會雨過天晴,但經濟和經營環境元氣大傷,業界前景確實令人擔憂,政府和保險業監管局(「保監局」)必須採取適當的措施,在疫情過後,振興本港的保險業。其實,在1月的預算案諮詢時,我已經向政府反映,由於受暴亂事件的影響,國內人士減少來港購買保險,加上經濟衰退,保險業將會步入寒冬,需要政府援助,包括為保險公司和從業員提供各項臨時性的援助。其後疫情持續,我亦再向政府反映保險界的苦況,特別是保險中介人。目前持牌的保險中介人有12萬名,當中大約8萬多名是自僱人士,由於營業額大幅下跌,佣金收入受到重大打擊,不少人的收入減少超過50%。即使他們可以領取7,500元的自僱人士一次性津貼,但也真的不足以協助他們渡過難關。所以,政府應該盡快為包括保險中介在內的自僱人士提供持續的援助,具體金額當然要視乎政府的財政盈餘,並經實際的計算。我稍後會代表多個保險組織和人士向政府提交建議,希望政府認真考慮。另外,我也想要求保監局在這非常時期採取一些實在的措施,協助保險界渡過難關,包括:第一,檢討多項合規要求的實施時間表,以減低合規成本,從而減輕保險公司的資金成本和經營壓力,具體措施包括重新檢討落實資本要求的時間表。此外,有關就企業風險管理推出時間表、《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第17號保險合同》等,當局最好在了解實際情況後向業界宣布,令大家可分階段投入資源,這樣便可節省資源。第二,更重要的是,由於利息的走勢趨向負利率,以往保險公司依靠購買債券的模式可能已經不合時宜,亦無法運作。保險公司很多經營模式要重新檢討,例如可否加大購買股票的額度或放寬持有其他資產的限制,令保險公司能在國際的新經濟環境下經營。第三,香港保險業產品眾多,具彈性又能配合全面的理財需要,所以國內客戶十分喜歡在香港購買產品,希望保監局能夠與保險界合作,研究如何令國內的客戶更容易在香港購買保險產品,包括採用科技的方法,免除面對面銷售的要求。第四,希望減低保險公司與中介人的收費,以幫助中小型代理和經紀人公司。上述均是中短期措施,但能夠針對業界目前的問題,長遠而言,政府仍然需要考慮我就預算案提出的建議,包括爭取打開大灣區市場,特別是我們說了很久的保險售後中心、醫保通和壽險通。此外,我們亦要落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的各項建議。我亦很希望能夠為保險公司爭取國民待遇,以國內等同的條件進入國內開業,擴大香港保險業的銷售空間,令保險公司及中介人都有更多機會。另一點是要爭取香港成為國際保險樞紐,協助本港保險業參與海事、空運、農業、巨災、政治、戰爭風險及貿易信用,以至」一帶一路」相關的保險項目。不過,隨着國際形勢出現急速變化,香港打通國際市場的計劃會否受影響,仍然是未知數。但是,不論路途多崎嶇,我們也要堅持開發產業新亮點,如果香港故步自封,實在難以面對新時代的挑戰。此外,我亦會談談年金保費扣稅的問題,自從去年年金保費及強積金自願性供款可以合計扣稅後,有關計劃廣受市民歡迎,特別是年金計劃。根據最新的資料,業界已經售出13萬張延期年金保單,涉及金額94億元,證明市場對這類產品需求殷切,亦證明政府適當鼓勵了為香港市民提供更佳退休安排的一種產品。不過,剛售出的10多萬張延期年金保單金額平均為71,000元,但現時扣稅額只有6萬元,還要與強積金共享,明顯不足夠。所以,業界建議把扣稅額增加至12萬元,以鼓勵有能力的市民為自己的退休作好打算,從而減低對公共資源的依賴。同時,我們亦建議政府檢討現行自願醫保計劃的實施情況,盡快全面優化,吸引更多有能力的市民投保,分擔公營醫療壓力。我希望司長稍後可以再考慮我們的建議。總體而言,預算案提出的措施,包括全港期待的1萬元,能急市民所急,我予以支持。

主席,剛才朱凱廸議員提到我的名字,並談及國際新形勢,我想利用餘下數分鐘時間談談我的看法。我個人很欣賞朱凱廸議員可惜他剛剛離席了對事情的看法。大家可能知道,他曾經在伊朗當記者,所以他擁有國際視野,有深度分析能力。他亦有他的堅持,特別是他對環保的熱心,他曾找我表示不談政治,只集中火力搞環保,我是同意的。我一方面欣賞他的國際視野,但另一方面我對他的解決方法卻持不同意見。主席,請你不要介意,因為國際新形勢與香港有關係,所以請你容許我繼續發言。其實,新型冠狀病毒真的會改變國際大形勢,這是司長需要注意的。剛才朱凱廸議員提到的情況正確,當這件事稍為平復後,外國將會有很多人或公司提出集體訴訟(class action),要求中國賠償損失。當然,大家從很多文獻看到,這並不合理,正如雷曼事件,誰要負責呢?或者伊波拉病毒,誰要負責呢?如果要找出病毒源頭而對某國提起訴訟,將來誰敢購買美國資產呢?當某國被針對,其所購買的美國國債會被扣起,這是絕對不公義的行為。不過,這個風險的確存在。原因是美國國債龐大到不知如何解決,無論經濟戰爭或實際戰爭也不是不可能發生。所以,我個人十分擔心。我們應該怎樣做?我覺得朱凱廸議員剛才不應該反覆說」武漢肺炎」,因為我們是中國人、華人或亞洲人。全球已出現排華、歧視中國人的情況,有人被辱罵、毆打,這令人心驚膽顫,美國更有人要買槍保護自己。這必會打擊亞洲面孔的人,即使你自稱香港人,外國人也難以分辨,認為我們都是中國人,而事實上我們亦是中國人。無論中國人或韓國人均會受影響。在中國的地方,仍反覆堅持用」武漢肺炎」一詞而不用國際認可的標準名稱,這真的是傷害香港人、華人,最終令我們甚至我們的子孫在多年後仍受折騰,這是罪大惡極。我覺得他不應該這樣做。在這國際形勢下,我們當然不應該像某些人一樣,到美國要求制裁香港,因為這事實上對香港會有很大傷害。無論他們的出發點多偉大,無論他們表示如何為了香港好,實際後果都是令香港人受到慘痛的傷害,很多支持民主的人也會受到傷害。這對像我一樣以香港為家的人,只持有香港特區護照的人傷害更大,因為我們哪裏也不會去,只會留在香港。香港有不同政見的人,我經常說香港根本是五顔六色,為甚麼一定要變黃呢?我真的不明白。事實上,所謂黃色經濟圈,如果香港整體經濟差,甚麼圈也會失敗。所以,最重要的是大家不要區分顔色,連用餐、購物也要區分顔色是十分痛苦的。我覺得這根本不可行。最重要的是香港整體經濟好,大家能夠繼續生活。所以,回應剛才朱凱廸議員的問題,我認為他看到了大形勢,但他的處理方法完全錯誤。我們應向國家證明,香港的」一國兩制」存在,是有意義的,即對國家和香港而言是互惠互利。我相信如果我們能做到這點,香港的」一國兩制」自然得到延續。然而,如果香港不但對國家沒有好處,更只令國家感到威脅,甚至受到傷害,」一國兩制」便很快會消失。當然,究竟香港人想香港對國家有利、對自己有利,還是一定要令國家感到威脅,這是香港人的選擇。有人已表示,將來獲得立法會超過35席後一定要」攬炒」,全部建議都要反對,包括譬如司長說要每人派發兩萬元,他們也會反對。即使他們不知政府會提出甚麼建議,已表示要反對,這些人是否值得支持呢?我希望市民要三思。多謝主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