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撥款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發言 (2020.05.07)

主席,我今天聽到很多位建設派議員發言,包括剛剛發言的數位議員,如葉劉淑儀議員、葛珮帆議員和」高佬賢」。他們真的說得非常好,但我感到很可惜,因為現在很多香港人無法聆聽這些聲音。可是,我們仍然要努力向市民傳達我們的立場和想法。長久以來,財政預算案(「預算案」)的辯論常被反對派、」攬炒派」用作抹黑建制派、建設派,他們的伎倆已經成功多年。縱然我們的反擊起步較遲,但這是好事。我們定能反駁他們的言論。過去,我們只是不發言反駁,而我們為何不這樣做呢?因為我們害怕浪費時間。不過,我們被他們玩弄多年,有些負面印象已經根深蒂固,所以,我們現時想糾正錯誤的論點並指出正確的概念是十分困難的,幸好香港還有很多正義之士。

主席,首先,我要表明我反對52項削減預算開支的修正案。主要原因是,這些修正案根本無法實行。對我來說,這50多項修正案是荒誕絕倫的。我舉例說,修正案編號26,由張超雄議員提出削減大約相當於2020-2021年度香港警務處全年運作的預算開支。若建設派如反對派、」攬炒派」般失去理智,表決時投贊成票,那麼香港警察便不獲發薪,那誰來維持治安?香港豈不天下大亂?剛才很多議員亦已說明會有甚麼後果,而為何大家仍那麼鎮定從容?因為大家分明知道建設派一定會投反對票,阻止這類荒謬的情況發生。但是,我勸諭各位市民不要這樣鎮定從容,將來可能會發生更荒謬的情況。為甚麼?因為」攬炒派」已經舉行記者招待會,宣布將來會投票否決政府提交的所有法案和預算案,而」攬炒派」爭取」35+」的目標絕對有可能達成。

現時所有市民均習慣透過手機接收資訊,完全相信社交媒體的內容,而社交媒體也只會按用家的喜好無限供應他們喜歡看的資訊,令很多人只聽到單方面的聲音。而這些聲音中,有很多也是有組織、有計劃地煽動憤怒、仇恨和恐懼,令一些人相信、認為自己受到極不公平的制度所迫害,於是不理性地投票,並以情緒來投票。市民在這樣的氛圍下投票,我認為任何結果也可能出現。所以,若市民仍以為」攬炒派」只是拿話恫嚇,實在是大錯特錯。我認為這些荒謬的事極有可能發生。因此,9月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將決定大家在經過6個月的」黑暴」、加上6個月的疫情後,會否要香港再經歷4年墮入動盪深淵的日子。就此,市民真的要深思熟慮,真的要向」攬炒」say no(說不)。

我反對所有修正案並不代表我十分滿意政府的施政。我不想浪費時間詳細討論,我只想指出一點,我特別關注教育方面。原因是,大家也知道,最近一所學校的教師向學生講解鴉片戰爭時,竟然將鴉片這種毒品說成有如香煙般,還說英國為了令人民戒吸食鴉片,要消滅鴉片而發動戰爭。這樣也能說出口,令香港譁然震

驚,我也接獲不少有關信息。大家也十分擔心,這並非單一個案,而只是冰山一角,類似的情況實際上是十分普遍的。現在家長十分難過,要全面監察這些教材,回家後抽查子女的功課,並與他們討論對各種事件及國家的看法,因為家長很害怕子女」中毒」。為何現在的家長這麼淒涼?為何現在當家長要淪落至此?教壞下一代,是世間上最無耻、最可恨、最卑鄙的行為,亦是家長最痛心疾首的事。

我知道,楊潤雄局長十分認真地處理所有涉及教材的懷疑個案。有時候,我把有問題的教材轉交給他,他很迅速答覆我,可見他正在處理。今天立法會教育界代表葉建源議員在席,我很想藉此機會跟他說幾句話。我請香港的教師自律,不要因為小部分無良教師而影響大部分真的希望作育英才的教師的聲譽。他們經常指警察是」黑警」,警察毆打參加暴動的人。我同意,我從鏡頭中看到這些很醜陋的畫面。對於這些人,社會可以依法處理,但他們不可以將這些毆打他人的警察的行為,與整個警隊3萬多人的操守劃上等號,正如我不會把我對小部分教師的劣行的反感延伸至其他教師及其家人等。我不會這樣做,而我也不希望他及教育界人士會這樣做。不要教壞香港的下一代。我們身為家長真的極為擔心。

我也想回應朱凱廸議員就總目112提出的修正案,目的是削減立法會秘書處秘書長及法律顧問的薪酬預算開支。我擔任財務委員會(「財委會」)主席接近5年。在這段時間,我一直與立法會秘書處職員及法律顧問合作無間,很清楚他們的做事方式及思維。我想特別一提的是,我在2015年接任財委會主席時,很多人也知道,當時我翻閱上任財委會會議的所有逐字紀錄本,並向法律顧問和秘書處提出了接近100項規程問題。我們一起花數十個小時討論,令我對財委會的程序及行事方式了解更多。

事實上,對於一些情況,法律顧問也需要翻查資料才知道究竟應如何處理。再者,近年財委會是反對派重點攻擊的目標,所以,這麼多年來,我與法律顧問和秘書處最低限度舉行了合共二三百個小時的會議。因此,我認為我與秘書處職員及法律顧問有足夠的接觸及交往,讓我作出公道的評價。立法會秘書處的工作是為立法會提供行政管理、秘書及資料研究支援等服務。據我觀察所得,秘書處職員及法律顧問均嚴格按照立法會《議事規則》辦事。他們每天均按《議事規則》工作,這是不用置疑的。他們亦精通《議事規則》,清楚每項條文的字面意思,以及相關的議事程序。

更重要的是,他們不單只看文字的表面意思,更了解《議事規則》訂明立法會行事方式背後的原因,不明白時更會翻查過往的事例,以作佐證。我認為秘書處職員及法律顧問皆盡忠職守,而且對《議事規則》有一份執着,做每件事也堅持不偏離規則。我相信這是立法會秘書處的傳統。以我的經驗,如議員提出一些他們認為不符《議事規則》的做法或建議,他們會提出異議,當然最終由主席作出決

定。他們就是以這種態度守護立法會。即使立法會每4年換屆,不斷有議員更替,但立法會的制度多年來可以一直延續下去,就是靠這種議會制度、文化和傳統。因此,我認為秘書處職員是一群正直的制度守護者,我為他們的工作鼓掌。

老實說,秘書處職員及法律顧問認真按照傳統做事,而且保持中立,他們的作風對我來說自然是傾向保守及穩妥。例如,對於本年度內務委員會(「內會」)選舉主席出現的」拉布」情況,秘書處及法律顧問均認為選舉主席是首要任務。請大家留意,他們最初認為那是首要任務,是因為根據數十年的經驗,每年內會選舉主席的程序只需要15分鐘便完成,直至本年度」拉布」情況出現。

我希望大家留意聽我以下的發言,如果大家看過立法會主席就此事發出的新聞稿的話我相信可能很多人也沒有看過我現在把重點告訴大家。」秘書處法律顧問早於去年10月,已經詳細解釋未能選出主席對內會運作的影響,當時的法律分析是基於內會在正常運作的情況下而作出的」,因為法律顧問不會預知半年內也未能選出主席,所以」預期內會一如以往可以在短時間內完成主席選舉」。」外間資深大律師確認,在新任主席尚未選出前,現任內會主席具有一般權力以處理內會的事務」。

然而,大家要留意,」行使這些權力是受到一定的規範,亦要謹慎考慮是否行使這些權力……在這方面,外間資深大律師與秘書處早前提供的意見並無分歧」。我希望大家明白意見並無分歧。法律顧問當初認為只要15分鐘就能選出主席,所以選舉主席是首要處理的事項,否則前任主席便可永遠擔任主席一職,這是不理想的情況。可是,當遇上了阻滯,選舉主席的程序被拖延時,處理手法就要變通,一些未必需要立即處理的事情也要先行,這就是整件事情的始末。所以,我認為現時的情況不應該解讀為有兩份分歧的法律意見。正如這份新聞稿清楚指出,兩份意見是沒有分歧的,因為兩份法律意見是在不同時間作出的。資深大律師亦認為,」郭議員讓內會委員討論了多項難以看到如何與內會主席選舉相關的事項及議案,包括立法會大樓保安的安排及執行詳情、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管轄的事宜,以及多項無約束力的議案。大家要留意最後一句:」秘書處就此亦曾向主持選舉的議員表達相同的意見。」但他有沒有理會呢?天曉得了。

當然,內會主席可以不理會秘書處的意見,我亦親自多次致電內會秘書,責罵他不能不告訴主席基本規則,例如:發言可以不設時限嗎?很多委員每次發言20多分鐘,更多次發言,這樣的話會議可以完結嗎?這是不可能的,這明顯已偏離了常規,即使最初只有少許偏離,該情況持續,久而久之便越走越遠。秘書處指曾告知主席有關問題,只是不獲理會。所以,既然內會主席有這樣的決定,便不能把責任推諉予秘書處。這極不合理,對秘書處極不公道,亦會摧毀市民對立法會的信任。議員不應動輒便責罵秘書處,當秘書處的意見與他們的不同,便要聯

署譴責。為甚麼他們不與秘書處坐下來討論,好讓雙方能拿出法律論據來商討呢?為甚麼不這樣做呢?為甚麼他們往往立即寫信指摘秘書處,而不提出JR(司法覆核)呢?因為他們視此為公關機會,」唱衰」立法會的機會。這是不斷掘立法會的」牆腳」,令市民不信任立法會。

因此,我希望向香港市民說幾句話。引用一句大家耳熟能詳的歌詞,」難分真與假 人面多險詐」,我改為」難分真與假 政治多險詐」。希望市民真的要看清楚發生了甚麼事。由於時間有限,我想回應剛才朱凱廸議員指出秘書長和法律顧問犯下的4宗罪。大家也聽到他的指控,罪狀包括他們在處理2016年立法會主席選舉時違規、在處理《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主席選舉時也違規、處理」一地兩檢」的程序時躲懶、偏幫建制派等。他甚至提到財委會。我只想跟他們說,既然他們認為這些事情如此重要,為甚麼他們不提出司法覆核呢?反對派、」攬炒派」有眾多律師,他們為甚麼不這樣做呢?就只顧空談違規,他們應該以法律駁斥法律,為甚麼不這樣做呢?因為他們沒有信心,知道自己所說的只是」吹水」而已。

由於我的發言時間有限,稍後若誰人扭曲或歪曲我的意思,我一定會回應。所以,我先發言至此,留待稍後再作回應。還有,剛才葉劉淑儀議員回應朱凱廸議員的說話語重深長,香港市民應該要用心聽。葉劉淑儀議員的發言有質素、有理據,有別於朱凱廸議員只是」吹水」的言論。他的指控完全是子虛烏有,毫無理據希望大家了解。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