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五條動議修訂《議事規則》的擬議決議案》發言 (2021.03.25)

主席,自從佔中事件以來,攬炒派不斷利用《議事規則》的漏洞,在立法會發動拉布戰,令立法會多次陷入半癱瘓的狀態,拖垮立法的工作,目的是想拖政府後腿,令香港跌入攬炒的陷阱。及至2019年,拉布已達到最嚴重的地步,攬炒派議員在行為上越趨暴力和激進,衝擊保安人員已是司空見慣,最後更有人投擲臭蛋,簡直荒謬。

根據統計,由2016年至2020年,他們的拉布行為濫用超過500次的點算法定人數程序,導致17次流會,最少14項法案受到拖延。事實上,為了遏止拉布潮,立法會在2017年通過由建制派議員提出的24項《議事規則》的修訂,在2018年亦曾修改兩項財務委員會(「財委會「)程序,目的是收窄他們的拉布空間。他們在一開始時收斂了一點,但沒有多久後,攬炒派便挖空心思,想到很多拉布的手法。

最經典的是他們在2019年阻礙內務委員會(「內會「)主席選舉,當時由於內會原主席李慧琼議員要參選,按照《議事規則》,主持內會會議的工作由郭榮鏗副主席擔任,結果他使用其很獨特的主持會議方式,包括議員發言可以不限時限,而範圍亦十分寬鬆,令相關選舉一直拖延。內會花了7個月仍未能選出主席,這是史無前例的。最後,要由大主席老人家出手,在參考法律意見後,指明由我主持內會會議。我亦很感謝當時主席表明應直接投票,不得處理規程問題,最終順利選出內會主席。

但是,我回想起當天的情況,其實是非常混亂且暴力的。當時有關會議在230分舉行,而會議室大門會於2時打開,其實我在2時已經坐在主席座位上,當時有一群議員衝進來,在我面前不斷指罵,粗口爛舌,說了很多侮辱性說話。但我作為主席不可以開啟麥克風反駁他們,唯有默默承受。但是,我認為我並不是最辛苦的,最辛苦的是保安同事,因為議員與保安員有很多肢體碰撞,他們在保安員面前……保安員受到他們衝擊,需要奮力抵抗,有部分女保安員更為辛苦。因此,我認為在該次事件及在過去數年間,就他們對議會的衝擊而言,其實最辛苦是秘書長、法律顧問和秘書處同事,因為他們受到很無理的指責,甚至人身攻擊。保安同事更可憐,直接受到議員衝擊,所以,我認為他們專業地處理這數年的事情,是值得表揚的。

經過各位同事研究後,議事規則委員會提出8項修訂,其中5項是修訂《議事規則》,即是今天會審議及表決的議案,另外有3項涉及《內務守則》。今天的5項修訂,包括行為極不檢點的議員將會被暫停職務和被扣除該期間的酬金;訂明立法會辯論的時限和調整議員發言的時間;在任的正副主席在有關委員會選出下一屆主席前,須具有正副主席可行使的一切權力;完善立法會辯論中止待續程序;以及第五項,防止可能出現濫用程序的修訂。是次修訂亦會引入所謂的紅牌制度,如主席認為在現行的《議事規則》第45(2)條下,不足以處理行為極不檢點的議員,便會對該議員點名,再由代理主席動議一項不容辯論和修正的議案,議案獲通過後便可暫停該議員的職務,初犯者會被暫停職務一星期,再犯則會逐步增加其暫停職務的期限,停職期間亦會停止發放酬金。

這項修訂表面上好像比較,但我認為是有需要的,因為我主持過很多年的財委會會議,多次被人無理攻擊,但作為主席,被他們指罵後卻沒有甚麼可以做,個人侮辱是可以承受的,但事實上,這些行為令立法會各個會議不能運作。大家看到在過去數年,香港真的落後於全世界,這是由於議會不能運作,議員有很多事項不敢提出,提交事項予立法會大會固然是大件事,當時議員是想提出也不敢提出,這令香港倒退,甚至不能前進,而這局面絕對與這些行為有關。

為何他們膽敢衝擊主席台呢?因為我們過去沒有認真執行《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而且《議事規則》根本是無牙老虎,即使議員的行為極不檢點,最多只是被趕離場,明天又可重新出席會議;過往更誇張,議員一天內可以重返會議數次。所以議會對議員其實並沒有太多懲罰。反而有關行為被傳媒廣泛報道後,那些議員被人視為英雄,變相有收穫而沒有付出,結果越來越多人這樣做,行為越來越激烈,因為制度令人樂於做此事。現在設有紅牌制度及扣薪制度,我相信阻嚇力會更大。

另一項受到關注的是調整議員發言的時間,大家都知道主席可以把發言時間限制為最多4個小時,休會待續的時限則最多為一個半小時。在每名議員就議案發言的時間方面,經修訂後,發言時間會縮短。有議員認為發言時間太短,將來發言時間不足夠,我認為我們將來唯有精簡地發言。其實很多時候,發言無需10多分鐘;如議員能夠用兩三分鐘的時間完成10多分鐘的發言,這樣會有更多人留意,因為人的聚焦時間十分短,3分多鐘已十分長,如發言長達10多分鐘,誰會認真聆聽他們的發言內容,我認為議員精簡地發言數分鐘會更有效。

但是,我相信主席會運用他的權力,在討論特別複雜的議案時,發言時間可能真的不足夠,我相信主席會運用酌情權來彈性處理。而且,從現實角度來看,立法會議員將增加至90人,縮減發言時間也是無可避免的。主席,立法會的《議事規則》大體上沿用港英立法局那一套,再逐步作出修改。當年議員均是循規蹈矩,因為當時是委任制度,如議員胡搞,下次便不會再獲委任,所以,當時的《議事規則》和《內務守則》是君子協定,所有議員都自覺地遵守,條文也寫得比較寬鬆。

但是,在過去數年,確實有人以行動證明他們不會尊重《議事規則》,所以一定要把條文寫得清楚一些,令他們無法鑽空子。這句說話其實很可悲,因為最好是議員自己管自己,但事實上,如不收緊條文,他們便盡量鑽空子和濫用有關規則,結果是議會受害、所有同事受害、香港受害。所以,我認為我們真的有責任堵塞《議事規則》的漏洞,亦是必要的工作,因此我是支持這項議案的。多謝主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