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口岸經濟帶動新界北發展》議案發言 (2021.05.13)

代理主席,隨着粵港澳大灣區(「大灣區」)的發展,香港新界北的發展將會越來越重要。新界北的發展既可以提供大量居住用地,協助解決居住困難的問題,同時亦因鄰近深圳而極可能成為香港企業進軍大灣區的橋頭堡。此外,河套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發展亦將帶動深港兩地科技合作。因此,新界北發展確實與香港息息相關。

政府計劃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財委會」)申請7億9,000萬元開展新界北發展項目的規劃研究,涵蓋3個區域,其中有關佔地320公頃的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的工作將率先展開,預計2025年施工,可提供3萬個單位及容納8萬名居民入住,而區內亦有科技、商業及娛樂用地,可創造64000個職位。至於其餘兩區,總面積達1140公頃,能夠容納20萬人居住,並提供134000個就業機會,預計將於下半年展開研究。

政府已向發展事務委員會介紹發展計劃。雖然委員同意今次計劃,但批評發展進度緩慢。事實上,不單前期可行性研究做得緩慢,現在我們看到整個土地發展和審批程序均做得甚緩慢。如果財委會同意撥出款項,新田/落馬洲部分可以立即進行勘察及工程計劃,但要待2025年才可以展開工程,2032年才有首批1000名居民入住,而大部分人則要待北環綫通車(即2034年)才可入伙,前後需時至少13年,還未包括進行前期研究的時間。

我並非工程專家,不了解工程建議的困難,政府或可加以解釋。然而,從時間上來看,整項計劃真是前進得比蝸牛還要慢。回歸前,香港只用了少於10年便建成新機場、機場鐵路、三號幹線及東涌新市鎮;但今天,只是建設320公頃的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尚未包括其餘兩個面積更大的發展區,卻要花13年才可以遷入。

事實上,立法會過去已多次向行政長官反映,政府土地發展規劃及審批過程緩慢。行政長官亦表示會親自督導內部協調,確保所有相關政策局和部門排除萬難,加快土地供應。我們如此緊張,不僅因為要解決居住問題,更因為新界北關乎大灣區及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發展,這些都是將來的經濟支柱。

香港過去一直因為政治爭拗而停滯不前,導致建設工程阻力重重。社會現在重回正軌,一些過時及不必要的流程可如何減省,只有政府部門才知道。我相信這方面的責任真的要靠發展局局長肩負。過往的問題與他無關,因為我想在以前無論做甚麼也會被人阻止或指責,以致沒有甚麼人敢做事,對嗎?今時今日形勢已改變,希望局長利用他在發展局的經驗……我相信只有政府官員才知道,究竟該如何改動和要改動些甚麼才能夠令流程加快。我曾聽很多人說以往建樓可能需時3年,但近數年的情況是可能花上7年也未成事。究竟出現甚麼問題及哪方面出現問題?我希望局長能夠真正大力作出改動,這樣對香港確實是一件大好事。

香港與深圳之間的陸路出入境管制站,大部分位於新界北。目前深圳那一面的邊境已經發展成熟,但香港新界北這一邊仍然是一片荒蕪。新界北完成發展後,將會成為香港與深圳的連接點,是人流、物流、商務及創科業的交匯中心。隨着大灣區不斷發展,相信會吸引企業在新界北落腳,令新界北成為進入內地市場的橋頭堡,重要性可想而知。因此,政府在規劃時應該以此為發展重點,同時亦要保持與深圳方面溝通,做好配套工作,務求令新界北可以發揮接連兩地的橋樑作用。多謝代理主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