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決社會矛盾,消弭貧富差距》議案發言 (2021.09.01)

代理主席,香港確實存在着一些深層次的矛盾,長期困擾社會。過去由於香港長期處於政治爭拗,根本沒有時間處理這問題,令問題越來越難解決,今天的議題正好給社會大眾一個機會,好好反省一下問題的根源。

目前,社會基本上已回到正常軌道,政府及社會大眾應集中精神,齊心解決這問題。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有很多方面,但我相信最急需處理的至少有3方面,包括貧窮問題、青年人沒有上進機會及」居住難」。這3個社會問題是怨氣的根源,如果能夠處理好這3個問題,香港社會應該會快樂很多。香港貧窮及」居住難」的問題困擾社會多時,我過去亦多次分析過,由於時間所限,我不會重複。我希望政府投入更多心血,盡快解決問題。我們對此拭目以待。

至於青年人沒有上進機會的問題,社會上比較少討論,但這個問題影響深遠,可以令社會沒有朝氣、沒有活力,亦影響長遠經濟發展。香港與西方發達的社會一樣,經濟已到了成熟階段,無法大幅擴展,大部分青年人難以透過努力工作得到升職及加薪的機會,甚至大學畢業亦未必可以保證找到工作,更別指望進身管理階層,這樣,他們自然難以分享到社會繁榮的成果。青年人心生怨氣,甚至有反社會的傾向,加上」買樓難」的問題,青年人的怨憤可想而知。這再加上心懷不軌的人煽動,他們的怒火便一發不可收拾。這正是其中一個引起」黑暴」事件的原因。

所以,我多年以來一直鼓吹發展總部經濟,正是希望更多外國企業來港投資,從而為青年人創造更多優質職位。近年,我亦多次建議政府招募國家創科企業來港上市,並且將一些部門搬來香港。政府亦應該提供優惠政策,以換取企業聘請更多青年人。近日,香港多了人移民,出現不少中層職位空缺。我日前向特首建議,政府及公營機構應破格提升有能力的青年人填補空缺,為社會開風氣,並採取措施鼓勵私人公司效法,將移民潮的」危」轉化為青年人的」機」。事實上,香港過去亦出現過移民潮,很多青年人得到」上位」的機會,我相信今天香港的青年人有足夠能力」上位」,我們要給予他們多一些機會。

最後,我要指出,香港要解決深層次矛盾、貧富差距和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其實要由政府首先審視各項政策,看看有否偏幫某些人,或者是否有人利用灰色地帶來漁利。假如制度上有對弱勢階層不利的地方,政府亦有責任去改變。近年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令社會變得公平,所以,我們一定要留意,我們的主力應該是扶助弱勢階層,將他們拉起,拉近強弱勢的差距,而不是……如果有人借機打擊所謂強勢的階層,這樣只會令社會的矛盾和對抗增加,對今天已經飽受折騰的香港社會,其實是百害而無一利,因為我相信香港現在最需要的,是所有香港人團結一致。所有市民以同心同德的態度團結一致,求同存異,大家一起努力才是正當的方法。多謝代理主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