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施政報告》議案辯論 (2022.02.17)

多謝代理主席。今次施政報告其中一個重心,就是政府架構重組。特首已經公布初步構思,重組後政策局會由13個增至15個。我原則上支持重組方案,而具體細節就要討論。事實上,政府架構屬於硬件,當然需要不斷更新,但要達至良政善治,我們同樣需要優質的軟件,即是優質人才。如今“愛國者治港”,“熱廚房”已經沒那麼熱,優秀人才應該比較願意服務香港。可是,老實說,有部分官員本身是有能力的人,但在回應質詢或工作上都未必符合議員或其他市民的需求,相信與官場多年來因循守舊的習慣及公務員“不做不錯”的文化有重大關係。

所以,我一直勸勉官員,即使面對多大困難,都不要一味“耍太極”,必須勇於任事,敢於破舊立新,真正從根源解決問題,要直接面對立法會及社會大眾的批評,做到實事,自然會得到市民讚賞。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新政治環境下,不斷有官員表現積極做事的心態,希望是好的開始。

另外,今次架構重組,未有為創新辦的去留訂下方案。我認為創新辦有存在價值,但相信政府內部也需要一個智囊組織,重組中央政策組是有必要的。香港面對多項長遠發展,包括明日大嶼、北部都會區、大灣區及融入國家的“雙循環”等,所以政府必須有自己的智囊,為發展規劃出謀獻策,更加需要做大量民意調查,掌握民情轉變,目前政府在這方面真的比較弱。事實上,國家成功之道,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做好一切規劃,做到高瞻遠矚,背後是有很多智囊做事,例如國家發改委。香港未必可以有一個那麼龐大的發改委,但最少要有一個中策組,做好研究工作、規劃協調、了解民情,以至與國家或廣東省的發改委溝通。我相信,香港正處於新時代的開端,一個做到事的中策組,對香港非常重要。

最後,必須談談行政立法的合作問題。今天由“愛國者治港”,行政立法的關係不再對立,而應該是相輔相成,官員應該明白立法會的監督是善意的。目前,政府在制訂政策前,通常都會廣泛諮詢意見,但官員收集意見後就會關上大門,由政府內部進行研究及拍板,外界難以參與。事實上,這種由港英年代流傳至今的決策模式,在今天資訊發達的年代已經不合時宜,所以有時政策也經常出現離地情況。

我認為,制訂政策的程序是要改的,當然,我們要做足保密措施,但亦要全程讓議員參與。官員專業能力強,議員則掌握社會脈搏,如果大家充分合作,政策一定會更合民情民意。當然,最終拍板涉及資源分配,仍然應該由政府高層決定,但在研究和制訂的過程中,可以容許議員更多參與,確保政策盡善盡美。多謝代理主席。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