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2013年撥款條例草案》預算案二讀”之發言

財政司司長近日喺佢個網誌發表咗一篇文章,其中一段我認為好值喺到同大家分享下。財爺話:「現時幾乎每星期都有幾位境外政府的高級官員,帶着擬備好的優惠方案,來港跟我們的企業管理層會面,邀請他們將基地「搬家」離開香港,名副其實來港撬客!」

 

司長嘅文章原本係為高官外訪辯護,但係亦好清楚講出,香港經濟真係危機重重。老實講,近十年嚟,本港四大支柱產業同新興嘅優勢產業,一直都無重大嘅發展,香港係靠食老本維生,而家司長話俾大家知,香港嘅生意不斷俾人撬走,如果我哋再唔啲起心肝,努力搞好經濟發展,將來可能連老本都無得食。

今次預算案中,司長對於推動經濟發展嘅態度,比上一屆政府有明顯嘅分別。上一屆政府要堅守已經不合時宜嘅大市場小政府原則,對經濟發展往往採取被動嘅態度,結果令本港坐失唔少良機。喺今次預算案中,司長終於肯用更加進取嘅態度,落手落腳去推動、甚至主動策劃產業嘅發展,例如研究興建十號貨櫃碼頭、擴建海洋公園及廸士尼樂園、推動債券市場發展、對專屬自保公司及私募基金提供稅務優惠、以及加強相關行業人才嘅培訓等等,盡管有關嘅措施仍然遠遠不足夠,但已經反映出司長對長遠經濟發展有認真思考過,唔再好似以前咁被動。我希望政府日後繼續用積極嘅態度,全力推動經濟發展,特別係幾年前提出嘅優勢產業,其實都需要政府主動去扶植。正如司長所講,我哋要跟競爭對手搶客,就必須要採取主動!

以下我想集中講一下保險業嘅問題,今年實在有好多保險嘅問題需要大家討論一下。首先,對保險業嚟講,最大嘅亮點,當然係政府提出發展專屬自保業務,建議寬減專屬自保公司離岸保險業務一半嘅利得稅,以吸引企業來港成立專屬自保公司,而呢個亦都係保險業界爭取多年嘅訴求。

目前,本港僅有一間中資企業在港開設專屬自保公司,而我哋嘅競爭對手新加坡就有超過六十間專屬自保公司。專屬自保公司除咗本身嘅業務外,亦會帶動法律、會計、精算等專業嘅發展,更會有助香港發展成為再保險中心,正是一舉多得。值得注意嘅係,美國500強公司絕大部分都有經營專屬自保業務,而國內大企業將來亦可能會有同樣做法,所以本港只要做好準備,一定可以吸引到國內企業來港開設專屬自保公司。

不過,問題係,我哋提供嘅條件係咪夠吸引? 新加坡做專屬自保公司做得咁出色,最大嘅賣點,就係極吸引嘅稅務優惠。目前,香港提出寬減一半利得稅,但新加坡就提供十年免稅優惠,條件遠比香港好,而且國內資金來港開業,可能會面對雙重徵稅問題。如果我哋唔能夠解決到問題,及增加吸引力度,可能根本搶唔到客,反而將客拱手讓俾競爭對手。我相信,今次嘅建議係行出咗正確第一步,但由於計劃嘅競爭性不足,仍然需要研究進一步優化。

另一個我要討論嘅問題,就係政府擬議中嘅醫療保障計劃,呢個問題近日已經令到業界感到好憂慮。政府目前正草擬醫保計劃嘅詳細方案,包括具體嘅運作細節。上一屆政府提出嘅方案,原本係將醫保計劃及私營醫療保險分成唔同嘅層面產品,兩者將會喺市場中並存,大家各不相干,政府會為原醫保計劃提供高風險池及無索償折扣,達到人人受保及增加吸引力,另外亦會資助投保人保費儲蓄,用以支付退休後嘅保費。然而,新嘅構思,政府有意將醫保計劃及私人醫保合而為一,一併監管。

老實講,如果新醫保方案大幅減少為市民提供嘅誘因,根本唔係市民一直期望嘅嘢,市民唔會有興趣,但卻變相將私營嘅醫保產業全面納入政府嘅規管,嚴重地干擾商業活動嘅正常運作,結果係令到私營醫保市場萎縮,市民有病仍然一窩蜂湧去公營醫院。我哋好希望政府能夠三思,回到舊有方案嘅基礎上,大家再認真去商討一套切實可行嘅具體建議。否則,政府堅持一套行唔通嘅方案,我認為不如乾脆唔做!

另一個我哋關注嘅問題,就係保單持有人保障基金。目前,基金正在擬備法例之中,但業界仍然有一些憂慮,特別係清盤公司嘅保單將會繼續由基金負責承保,直至合約完結為止,由於清盤公司發出嘅保單可能有潛在問題,甚至有關保單根本係清盤公司濫批濫發,如果繼續承保,做法雖然簡單,但基金要負上好大嘅潛在風險。基金徵費係由保險公司支付,如果賠償額太大,基金不敷應用,

其他營運良好嘅保險公司將要承擔更高額嘅徵費,最終亦會轉嫁俾消費者,做成不公平嘅情況,希望政府能夠認真研究有關問題。

保監獨立亦都係業界高度關注嘅問題,政府表明,目前正詳細考慮公眾和業界的意見,爭取今年內提交條例草案,並會繼續與業界保持緊密接觸。由於保監獨立對整個行業有極深遠的影響,中介人及保險公司都先後提出大量意見,特別係日後業界喺保監參與嘅程度、保險公司與中介人之法律關係及對保險中介人引入嚴厲罰則等等嘅問題。我希望政府提交草案之前,能夠同保險業界認真商討各個問題,並提出解決嘅方案。

強積金收費問題亦係備受各界關注,預算案表明,積金局正擬備方案,以便在市場失效時,引入收費水平上限,並爭取在本年內展開公眾諮詢。事實上,積金局正透過多項措施,包括推動電子化安排、整合僱員戶口,以及精簡強積金基金嘅種類和數目等措施,而根據顧問嘅研究,上述嘅措施將可有效減低行政開支,從而令到收費下降,所以政府唔應該急於研究引入有極多副作用嘅收費上限,而應當等上述各項措施實行後,如果無效,先至考慮引入收費上限,作為最後嘅手段。

最後,我想講下福利嘅問題。預算案喺本年度投放高達五百六十億元喺福利嘅經常開支預算上,比對上一年增加百分之三十一,當中喺長者服務、殘病人士康復服務及扶貧工作上,都有新措施,雖然投放資源十分龐大,但我係十分支持嘅。

當中,政府向關愛基金再注資一百五十億元,推展補漏拾遺嘅扶貧工作,而扶貧委員會近日正研究一項新建議,由關愛基金幫助綜援受助人開設儲蓄戶口,受助人工作收入被社署扣取嘅金額,基金會等額注入受助人嘅戶口,當戶口金額達到指標時就可以取回,以鼓勵受助人工作。扶貧委員會嘅建議同我提議嘅優化自力更生支援計劃,正好不謀而合,我一直認為要受助人自力更生,一定要俾佢哋賺到嘅錢入自己個袋,多勞多得,受助人先至肯努力工作,呢啲就係人性化嘅政策。我希望政府日後推出其他新措施時,能夠放棄僵化嘅態度,多用人性嘅角度去思考,政府嘅政策自然會受市民支持。

社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