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減低合規壓力打造寬鬆營商環境

面對未來的經濟困境,保險業可謂荊棘滿途。如果只是經濟問題,保險業界會努力改善經營方式,或開拓新市場,以爭取更好的經營環境,但假若合規條款太辣太緊,將保險業界綁到動彈不得,令人擔心業界連自救的能力都被扼殺。事實上,近年保險業的合規條款不斷更新,本港保險業的經營環境已由過去的靈活迅速,變成僵化慢板,而且合規條款不斷增加,令業界應接不暇,當中包括風險為本資本框架(RBC)、企業風險管理(ERM)、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第17號《保險合約》(IFRS 17)、及保監局保險中介人法定規管制度等等。業界明白香港必須符合國際的監管要求,但政府亦應要考慮到如何維持本港的競爭力。為此,我已經向政府提出建議,希望能夠參考競爭對手新加坡的做法,研究在符合國際的要求下,維持較寬鬆的合規條款,等業界有一個較為寬鬆營商環境。
出席亞洲保險論壇

提昇本港國際保險樞紐的競爭力

經過業界多年爭取,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去年承諾要提升香港作為保險業樞紐的競爭力,政府今年6月提出多項建議,建議的措施包括: 1. 現時適用於專業再保險公司的50%的利得稅寬減,擴大至涵蓋直接保險公司經營的所有類別的再保險業務,以鼓勵直接保險公司開展或擴展再保險業務。2. 提供50%的利得稅寬減,以促進香港的海事保險業務及承保專項保險業務的發展,例如:空運、農業、巨災、政治、戰爭風險及貿易信用等。3. 持牌保險經紀公司在香港透過專業再保險公司或直接保險公司,投保再保險風險及特定一般保險風險的業務,一律可獲50%的利得稅寬減。4. 修訂法例,以利便在香港發行保險相連證券。5. 擴大在香港成立的專屬自保保險公司的可承保風險範圍。目前,世界經濟波譎雲詭,香港更加危機重重,極需要盡快增強行業的競爭力,我會力促政府落實建議,並繼續爭取政府推出其他措施。

爭取成立保險學院訓練國際業務人才

香港力爭重建國際保險樞紐的地位,除了需要政府的政策幫助外,更需要有足夠人才,特別是精通國際保險業務的專才。事實上,過去10年,本港一般保險(General Insurance )發展只專注本地業務,現在要爭取國際商機,包括發展海事保險、巨災保險、專屬自保,以及發展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的保險機遇等,就需要大量國際業務專家。香港根本缺乏這類人才,而本地大學亦沒有全面的保險課程,所以我已向政府建議,成立保險學院,讓香港保險業界能在理賠、核保及風險管理等範籌,培訓出理論及實務並重的專業人才,除可以處理傳統之人壽及一般保險外,亦能處理海事、工程及其他大型基建保險項目。我會繼續跟進有關建議,但在爭取成功前,希望政府能夠延續提升保險業人才培訓先導計劃,繼續為行業培養新血,避免業界因退休潮臨近而出現青黃不接的現象。
向立法會職員講解自願醫保計劃

完成醫保、年金保費及強積金自願性供款扣稅的立法工作

醫保扣稅的立法工作已於去年10月完成,自願醫保計劃亦得以順利展開。不過,立法會審議法案時,曾有議員無理地指摘醫保行政開支過高,並要求作出監管,我在大會上作出反駁,指行政開支包括行政費(燈油火蠟)、佣金、及利潤,根據統計,利潤部份每年平均只有3%,十分微薄,相反有近8成醫保收入都用於支付醫療開支,為何沒有人提出監管醫療開支? 最後法案都能順利通過。另外,年金保費及強積金自願性供款扣稅的立法工作已於今年3月完成,政府原本打算將扣稅額上限訂於每年36,000元,但慳到的稅款最多只有5、6千多元,對於中產吸引不大,我和業界建議政府增加扣稅額到100,000元,最終經過商討,政府同意將扣稅額增加至60,000元,慳到的稅款最多增至1萬元,吸引力亦大幅增加。

繼續推動保險業界進軍大灣區

今年2月中央公佈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要支持粵港合作開發跨境汽車保險和醫療保險、推動保險產品跨境交易、支持跨境人民幣再保險業務、支持發展國際航運保險交易平台等等。不過,業界亦明白開拓跨境業務絕非一朝一夕就可以辦到,現時希望先推動在大灣區開設保險售後服務中心及「醫保通」計劃。我已經多次向政府反映,希望政府能夠向內地相關部門爭取。長遠而言,我希望大灣區的跨境保險業務可以百花齊放、做大做強,政府應該容許所有香港註冊保險公司(包括人壽及一般保險公司)進入大灣區。

為強積金辯誣

立法會新春酒會強積金由於營運規模未臻成熟,兼且生不逢時,確實有作出優化的需要,亦因此而不時被外界無理攻擊。今年2月,有議員在立法會提出動議辯論,要求活化強積金,有議員提出要「減低其供款被受託人蠶食」、「進一步降低強積金受託人收費」、「研究規定受託人收取定額行政費」等等。事實上,不少議員的批評是基於誤解或不了解實情,我對議案提出修正案,直指強積金每年年率化回報率達到4.8%(已扣除行政開支),遠超通脹率,能夠媲美外匯基金。我又提出優化強積金計劃,包括精簡行政程序、積極推動僱主供款無紙化,以及盡快推出積金易中央電子平台,以大幅減省行政費,從而提升強積金的長遠整體回報率。最後,所有議案包括批評強積金的議案,都未能通過,基本上避免了向社會發出錯誤訊息。

社交分享